西巴尔干国家入盟路途遥远

2020-03-11

Օ马细谱

【内容提要】 最近两年,欧盟开始重视西巴尔干国家的入盟愿望。但是,由于欧盟面临严重的体制和信任危机,又由于西巴国家自身政治经济问题和巴尔干地区错综复杂的国家和民族关系以及外部势力在该地区的争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它们还很难满足欧盟的要求,实现融入欧洲一体化的愿景。西巴国家的入盟道路仍相当遥远。


 一、2017年:西巴尔干国家加入欧盟提速     

21世纪初起,巴尔干地区的稳定、安全与发展成为欧盟关注的焦点。2000年11月欧盟委员会与巴尔干国家领导人在萨格勒布会晤时,提出了一个模糊的、不怎么科学的“西巴尔干”(以下简称西巴)概念,但被巴尔干地区多数学者所接受。西巴是指波黑、黑山、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和马其顿5国以及科索沃。

2003年6月,欧盟在萨洛尼卡会议上强调巴尔干是欧洲的一部分,巴尔干国家的前景在于同欧洲一体化。从此,西巴国家开始融入欧洲一体化进程。但是,一路走来,十几年过去了,西巴国家的入盟道路仍然遥远,希望渺茫。

2013年克罗地亚入盟之后,欧盟对西巴国家入盟提出了许多更加苛刻的条件,尤其不让这些国家捆绑式加入。这些条件明显有别于中欧国家入盟,也有别于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克罗地亚的入盟。欧盟特别要求西巴国家要处理好同邻国的关系,解决悬而未决的领土争端和主权问题,以及解决好内部问题、少数民族问题和难民返回家园问题,等等。

西巴国家继续争取加入欧盟,欧盟领导人也表态确认加强相互关系的重要性。2017年3月,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访问西巴国家和科索沃,分别会见各国领导人,指出西巴是欧洲重要组成部分,号召西巴国家不断推进改革,加强地区合作和睦邻友好。她还强调,吸收西巴国家加入欧盟是这一代欧盟政治家需要完成的使命。

在这年3月举行的欧盟春季峰会上,欧盟明确表态其吸纳西巴国家入盟的政策没有改变,再次给西巴国家吃颗定心丸。3月16日,西巴国家的总理们受到鼓舞,立即在萨拉热窝召开峰会,欧盟负责邻国政策和扩大事务的专员约翰内斯·哈恩以及意大利外长阿尔法诺马上赶来与会。哈恩表示欧盟的大门永远向西巴国家敞开,并鼓励各国按照欧盟标准深化改革,争取早日入盟。会后发表的共同声明称,西巴国家要继续推进改革和加强合作,建立西巴共同市场,以求尽快入盟。西巴国家的总理们向欧盟传递了“共同声音”和“坚定意志”。

于是,2017年7月12日,欧盟—西巴国家领导人峰会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举行。这次除西巴国家和科索沃的领导人外,特别增加了奥地利、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以及欧盟和欧洲金融机构的领导人。这是德国倡导的“柏林进程”2014年启动以来的第四次峰会,会议的重点是进一步推进巴尔干地区一体化、签署交通共同体条约和建立区域经济区。最终,巴尔干6国领导人与欧盟领导人达成了7个项目协议,总投资为5亿欧元。

2017年9月13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年度《盟情咨文》中强调欧盟不会在2019年之前吸纳任何西巴国家,但扩大政策不会改变。显然,这是老生常谈,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措施和决断。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西巴国家的入盟热情浇了一盆凉水,引起这些渴望入盟国家的强烈不满。

于是,在2017年12月18日,莫盖里尼召集西巴国家总理和科索沃“总理”到布鲁塞尔,与他们举行“工作晚餐”,商讨2018年如何推进西巴国家的入盟步伐。双方“各自表述”立场之后,就看2018年了。西巴国家的入盟仍然只是在许愿和承诺的不对称关系中艰难前行,走到哪里算哪里。

2017年,西巴尔干国家入盟进展有限,只有塞尔维亚分别在2月和6月开启了两个章节的谈判,2月完成了一个章节的谈判[①]。不过,8月马其顿与保加利亚签署友好条约被欧盟称为“对整个地区的鼓舞”。

西巴国家一直把入盟作为外交政策的优先方向,中东欧成员国尽管与欧盟屡起争议,但从未言及脱离欧盟,并且一贯支持欧盟扩大和西巴国家入盟。它们只是要在欧盟内部尽可能多地维护自身的安全、主权和平等,争取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不过,也正是由于维护自身利益的需要,某些中东欧成员国有可能在某个时候在某个或某几个西巴国家入盟道路上设置障碍。例如,2017年8月克罗地亚大幅度提高来自非欧盟国家的水果和蔬菜的进口税,使西巴国家深受其害。它们向欧盟委员会发出联名信,指责克罗地亚的举动违反它们与欧盟的《稳定与联系协议》。虽然克罗地亚随即放弃增税,但这一事件表明,某些中东欧成员国对西巴国家入盟持消极态度。

总的说来,欧盟的中东欧成员国是支持西巴国家入盟的。保加利亚也把推动欧盟接纳西巴国家作为其2018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首要目标之一。鉴此,绝大多数西巴国家把希望寄托在保加利亚担任轮值主席国身上。

 二、2018年:《索非亚宣言》昭示西巴国家入盟愿景

2018年2月,欧盟负责邻国政策和扩大事务的专员哈恩向欧洲议会会议提交了一份题为《欧盟扩大西巴尔干国家战略的希望前景》,专门谈到扩大西巴国家入盟的前景问题。他说,布鲁塞尔将西巴国家的入盟分为三四种类型:塞尔维亚、黑山是统一欧洲东扩的第一梯队,已经开始了与欧盟的谈判,大约7年之后,即2025年左右这两国有希望入盟;阿尔巴尼亚和马其顿是第二梯队,它们有望于2019年开启入盟谈判;而波黑尚未开始与欧盟谈判,它的入盟迷雾重重。有人说波黑入盟难,因为《代顿协议》存在缺陷,有人说塞族共和国离心离德,也有人说波黑本身条件不够。至于科索沃,它的入盟前景谁也无法做出承诺。重要的是,欧盟经过几年的迟疑后,重新重视西巴国家的入盟问题。与其说是欧盟的意识形态或价值观需要,不如说是欧盟的地缘政治需要。西欧的媒体评介说,欧洲没有理由拒绝西巴国家加入欧洲一体化进程,因为俄罗斯和土耳其对该地区虎视眈眈。同样,最近几年中国对该地区的投资也在迅猛增长。希腊、塞尔维亚,甚至马其顿以及整个巴尔干地区都包括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里面。另外,沙特阿拉伯在积极支持波黑和科索沃的激进穆斯林,帮助修建众多的清真寺。所以,欧盟要设法把巴尔干地区拉到自己一边,防止其他地缘政治势力的染指。

2018年上半年,保加利亚利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机会,竭力说服欧盟委员会及其领导人将西巴国家的入盟问题提上议事日程。保加利亚曾经也是巴尔干地区转轨较为后进的国家之一,它现身说法,想帮助巴尔干地区尚未入盟的国家加速改革,尽快创造条件入盟。为此,它给欧盟委员会做了大量工作,将这个议题列入会议议程,并确定5月17日在索非亚召开欧盟-西巴尔干国家领导人会议。

索非亚会议前夕,塞尔维亚、罗马尼亚、塞浦路斯和西班牙4国在4月初表示不参加索非亚会议,因为科索沃参会。后在保加利亚的竭力游说下,它们表示有条件地参加会议。

会议期间,西巴国家领导人是满怀期望,盼望欧盟领导人能理解它们的入盟愿望,肯定它们为此付出的努力,并给予它们满意的答复。然而,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欧盟领导人在会上重申,加入欧盟是西巴国家的前景,“西巴是欧洲一体化的一部分”,但这不是近期的目标,而是在西巴国家必须进行切实的、行之有效的改革之后。他们向西巴国家提出了具体的严格要求,但没有承诺具体的入盟时间。欧盟以此稳住西巴国家,从而削弱俄罗斯、中国和土耳其在巴尔干地区的影响,说明这是欧盟的地盘。

从欧盟领导人和西欧大国领导人在会上的发言看,西巴国家的入盟是个“肥皂泡”,仅仅是良好的愿望。法国总统马克龙说,最近15年来的情况表明,欧盟扩大一次就削弱一次。入盟有一些规则,但这些规则没有遵守,还在一心想扩大。吸收那些没有做好入盟准备的国家,欧盟的指挥会越来越弱。德国总理默克尔则说,大家都认为,6个西巴国家距离成为欧盟正式成员国的标准还相差遥远,它们的法制体系很不健全,贪污腐败,有组织犯罪猖獗。该地区国家之间还存在诸多争论不休的问题。所以,今天不谈“扩大”,只说西巴国家的“欧洲前景”。欧盟委员会原先承诺的西巴国家到2025年可以入盟“是不现实的”[②]

荷兰也反对确定西巴国家的入盟日期,提议欧盟委员会的文件回避“成员国”、“扩大”、“加入”这类词汇,而是用“稳定”、“欧洲愿景”来替代。

于是,保加利亚作为会议主办方不得不改变口气,对巴尔干邻国不再使用“入盟”一词,而是强调西巴国家要加强基础设施、通讯和互联网的互联互通。本着这种精神,索非亚会议通过了《索非亚宣言》,重申欧盟支持西巴国家入盟愿景。为了缓和科索沃参会引发的紧张气氛和外交风波,宣言采取了只由出席会议者签名,而不署明他们所代表的国家。这样,那些不承认科索沃的国家才会签署文件。保加利亚作为会议组织者一再声明,这次会议是联络大家,不是一次讨论欧盟扩大的会,千万别抱“不切实际的幻想”[③]。欧盟官员曾表示,如果保加利亚能够推动巴尔干地区远离冲突一步,而向解决问题走近一步,那将是保加利亚外交政策的历史性贡献。

《索非亚宣言》说,欧盟欢迎西巴国家共同遵循欧洲价值观和原则,共同建设强大、稳定和统一的欧洲,重申明确支持西巴国家的入盟愿景。宣言强调,欧盟决心加强对西巴尔干地区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的支持,欢迎西巴国家致力于民主与法治,特别是打击腐败和有组织犯罪,支持西巴国家继续加强睦邻友好关系和地区稳定。宣言还说,欧盟和西巴国家面临诸多共同安全挑战,只有一起努力,才能有效应对这些挑战。欧盟欢迎西巴国家对欧盟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作出贡献,强调双方在阻止非法移民潮方面的合作将继续下去。

《索非亚宣言》同样没有对西巴国家的入盟问题作出任何具体的决定,只有一些空泛的官样文章。也就是说,索非亚会议及其宣言并没有在西巴入盟问题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参会的西巴国家领导人满怀希望而来,扫兴而归。与会国同意下一届欧盟-西巴国家领导人会议将于2020年在克罗地亚举行。

这是15年来欧盟领导人第一次正式与西巴国家领导人一起讨论西巴国家的入盟问题。实际上,这是德国提出的“柏林进程”的继续。应该说,索非亚会议取得了一定成绩,一个重要表现是希腊齐普拉斯总理和马其顿扎埃夫总理表示要联手解决马其顿的国名问题;会后欧盟确定了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的入盟谈判日期(2019年6月)。

应该说,保加利亚借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机会,把西巴入盟问题摆在各项工作的首位,并为此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受到了西巴国家的欢迎。保加利亚政府及其领导人游说各方,克服种种阻力,终于让西巴各国领导人和欧盟有关领导人以及部分成员国领导人来到索非亚,并发表了《索非亚宣言》。这是任何一个其他欧盟轮值主席国没有做、也很难做到的事。但是,由于保加利亚是个小国,又是被欧盟边缘化的国家,且入盟十年来还存在诸多经济、社会和其他问题,生活水平不高,自身的榜样作用不够,它很难为解决巴尔干问题和欧盟的问题取得预期的效果。或者说,西巴国家的入盟问题和欧盟的扩大问题不是通过外交礼节式的握手和拥抱就能解决的问题,尤其是欧盟方面不希望在现阶段过多谈论西巴国家的入盟问题,

索非亚会议一个多月之后,即2018年7月9—10日,欧盟和西巴国家领导人又在英国伦敦聚会,落实“柏林进程”。为了进一步安抚西巴国家,会议特邀奥地利、克罗地亚、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斯洛文尼亚的领导人前来助阵。保加利亚作为西巴国家与欧盟领导人会议的主办方和波兰作为下次“柏林进程”会议的主办方也参加了会议。欧洲中央银行、欧洲复兴和开发银行及地区合作委员会的代表也应邀出席会议。

召开伦敦会议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巴尔干地区经济的稳定性,改善经贸环境;加强地区安全,更好应对共同威胁;促进政治合作,解决双边争议;努力克服前南斯拉夫解体后冲突的遗留问题[④]。英国方面表示,希望看到“西巴尔干国家稳定与繁荣”。英国脱欧后也愿意继续参与该地区的稳定。一些持批评态度的分析人士指出,英国马上就要脱欧了,还让它来召开这次会议,这本身就是个笑话。欧盟做出了种种姿态,但都没有实质性结果。

欧盟领导人再次表态,西巴国家必须进行最高司法改革,否则将失去2025年加入欧盟的机会。欧盟负责邻国政策和扩大事务的专员哈恩在伦敦会议上说:“所有这些国家都对最高司法问题持抵触情绪,但这是欧盟的强制性要求。”哈恩还指出,反对腐败、进行媒体改革和司法系统独立,是欧盟对成员国的硬性要求,现在欧盟领导对西巴国家的状况已经不能容忍。吸收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马其顿、黑山和科索沃入盟,将有利于地区的稳定,但也可能对欧盟带来不稳定。

2018年8月下旬,西巴国家的总理们在阿尔巴尼亚的都拉斯举行会晤。由于没有欧盟领导和西欧大国参加,会议没有发表声明,成果有限。

 三、欧盟为什么不愿意确定西巴国家的入盟日期

欧盟扩大到今天,已经不是原来的“富人俱乐部”,成了身患疲劳症的“慢性病人”。自马耳他、塞浦路斯加入欧共体后,特别是2004年和2007年的疯狂东扩之后,欧盟已经不再是一个单一的共同市场,而是各种经济和利益的混合体。由于各成员国的利益不同,便产生了经济的和其他的矛盾,甚至发生利益冲突。如果冲突得不到控制,继续发展下去,会导致这个人为的共同体或早或迟地崩溃。欧盟迅速东扩后使许多老成员国的人民感到失望,对东扩的成绩表示质疑,甚至有一半以上的欧盟公民反对继续吸收新成员国。

众所周知,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久的利益。这是大家公认的道理。那么,现在的欧盟何去何从,是继续开放扩大范围还是闭关自守,先整肃内部?说得更直白点,欧盟要不要吸收西巴国家入盟?西巴国家在经济、金融、社会和法制等方面比现在欧盟成员国中最落后的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还要贫穷、还要落后。吸收它们入盟,意味着进一步将矛盾和贫困以及更多的问题带进现在的欧盟。西巴国家内部和它们之间存在尖锐的政治、经济、民族、领土、宗教和其他冲突,这不仅是最近几十年形成的,有的是世纪之争。最近20多年来,国际社会和巴尔干国家为解决这些冲突做出了努力,但收效甚微,因为矛盾根深蒂固。正常人都很难设想,欧盟现在会把新的利益冲突、新的离心力引进欧盟委员会。

欧盟领导人心里很清楚,它们再也不能降低哥本哈根的标准,只看政治表现,而置经济要求于不顾。西巴国家的生产总值近960亿欧元,只相当于斯洛伐克一国的水平,其总人口也没有罗马尼亚多。西巴国家人口少,却问题多。欧盟东扩后只得到了政治上和地缘政治上的好处,经济上已经一蹶不振,对继续扩大不得不小心谨慎。2014年欧盟在东扩乌克兰问题上输得一败涂地,“东部伙伴关系”也土崩瓦解,如果再在西巴国家入盟问题上轻率犯错,欧盟的南部边界失守,美国恐怕也不答应。

最近两三年来,欧盟确实已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扩大呢!英国脱欧已使欧盟处于危机之中。越来越多的欧盟成员国对布鲁塞尔的官僚机构和办事拖拉不满。2015年开始的难民危机使欧盟内部的抗议浪潮此伏彼起,使部分国家的民族主义思潮泛滥,离心力加剧,反体制政党在全欧洲雨后春笋般涌现。还有,伊朗问题和美国发动的贸易战,也把西巴国家的入盟问题推到了次要的位置。

欧盟认为,西巴国家还没有做好入盟的准备。这些国家没有摆脱历史的包袱,没有解决彼此之间的边界问题,甚至还没有相互承认为主权独立国家,如塞尔维亚与科索沃。

欧盟现行机制解决不了各种利益问题,那未来的欧盟怎么办?在一体化进程中,欧盟各国无法实现一种发展速度。欧盟成员国中有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有富国和穷国,有具有竞争力的国家和没有竞争力的国家,有老成员国和新成员国。它们不可能以一种速度实现一体化。于是,欧盟中形成了各种经济的、金融的、地区的组织,以缓解欧盟内部的矛盾和分歧。这些组织有欧元区、银行联盟、申根协议、对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监督机制,等等。

欧盟当务之急不是扩员,而是改革。今后几年它必须进行重大的改革,以克服各种尖锐的矛盾。目前,欧盟领导人和西欧大国的领导人已发表政策性讲话,强调改革的必要性。2019年是欧洲议会的选举年,需要从根本上改变欧洲议会的政治形象。所以,未来欧盟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的组织,现在还很难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欧盟在英国脱欧和欧洲议会选举之后,不可能还是今天这个样子,也不会是十年前的模样。

现在,有的学者认为,未来的欧盟可能有三种不同的形态:一是欧盟内部结构中将出现两种或者多种发展速度,即由西欧和斯堪的纳维亚最发达的八九个国家形成精锐集团,带动欧洲一体化;二是其他几个中等发达的成员国组成第二集团,在自己可能的比较慢的速度和小范围内促进一体化进程;三是几个最落后的东欧成员国按照自己的速度参与一体化。它们代表第三种速度[⑤]。原东欧小国正在被边缘化,远离欧元区和申根区。德国是欧盟的核心,主宰欧盟的决策层。它利用希腊主权债务危机获得了1000亿欧元以上的利益,租借了希腊14个机场,为期40年,控制了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口和萨洛尼卡港口以及大量旅游设施。德国积极鼓动欧盟修建“北溪—2”天然气项目,以满足自己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需求和成为整个欧洲的能源中心,却反对保加利亚等国恢复“南溪”天然气项目。中东欧国家越来越看到,同一个欧盟,对有的人是“亲娘”,而对另一些人却是“后娘”。

在西欧国家看来,西巴国家就是“落后”、“混乱”的代名词,它们甚至感到害怕,因为从马其顿到波黑再到塞尔维亚和科索沃,这都是些贫穷的地区,问题成堆的棘手的地区。与此同时,西巴地区又是当今美国、欧盟、俄罗斯、土耳其等国进行地缘政治较量的“大舞台”,进行你死我活的争夺。所以,欧盟往往把西巴国家入盟难的责任推到西巴国家身上。

 四、西巴国家入盟各有各的问题

西巴国家一直把入盟作为各自国家外交政策的优先方向,它们入盟将使欧盟进一步扩大。但与之前入盟的中东欧国家相比,西巴国家是受困于自身政治经济问题和巴尔干地区错综复杂的国家,更难以满足欧盟的要求。

西巴国家的主要问题有:司法体制改革不到位,同有组织犯罪斗争不力,政权高层腐败严重等。此外,还存在长期以来没有解决的问题:雅典与斯科普里关于马其顿国名的争论,阿尔巴尼亚人对政府当局的抗议活动不断,波黑的种族分裂和冲突时有发生,伊斯兰教的宗教冲突在巴尔干地区日益崛起,社会不公导致该地区的人口大量外流到欧洲其他国家。如最近10年有44万阿尔巴尼亚人进入意大利打工谋生,科索沃每年约有4万—5万人离开家园,波黑的情况也是这样[⑥]

巴尔干地区还有许多历史的和突发性的事件,受到多方面的外来制约和压力。20多年来,巴尔干地区仍然是一个热点地区。任何一个火星都可能引燃大火。所以,国际分析人士指出,巴尔干地区尽管有美国撑起的北约这把保护伞,但并不太平,还有可能成为爆发冲突甚至战争的策源地。根据德国哈登贝格国际冲突研究所的研究,在巴尔干地区仍然存在18种冲突,如斯洛文尼亚与克罗地亚关于皮拉湾海洋线和圣格拉山分界线的争议;克罗地亚与塞尔维亚关于多瑙河沙雷格拉德和布科瓦尔等岛屿的争议;波黑塞族共和国是否并入塞尔维亚的争议;波黑的克罗地亚人(占波黑总人口的14%)要求并入克罗地亚共和国;科索沃北部自我宣布组成的塞尔维亚共同体要求并入塞尔维亚;塞尔维亚南部的阿尔巴尼亚人要求并入科索沃;黑山的塞尔维亚人(约占黑山总人口的一半)要求并入塞尔维亚;克罗地亚与黑山关于蒂瓦特海湾半岛的争议,等等[⑦]

由此看来,西巴国家要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入盟困难很大。现在入盟候选国有阿尔巴尼亚、马其顿、塞尔维亚和黑山。后两个国家已经开始了入盟谈判,波黑还没有获得候选国地位,科索沃则排在最后。目前,西巴国家入盟的困难除了腐败和司法问题外,还有上面提到的边界问题。塞尔维亚与科索沃因为20年前那场战争,存在尖锐的冲突,也有边界问题;黑山与塞尔维亚、黑山与科索沃有边界问题;马其顿与希腊没有边界问题,但存在马其顿国名之争。

欧盟深感对西巴复杂的事态发展难以预测,例如,他们不知道塞尔维亚与科索沃的关系会如何发展,马其顿国名问题会出现何种结局,希腊群众和未来政府对北马其顿持反对态度,同样,马其顿斯拉夫人一直反对修宪更改国名,反对出卖马其顿。保加利亚在马其顿独立后承认它为主权独立国家,但认为历史上马其顿是保加利亚种族和边界的一部分。塞尔维亚与马其顿是一种特殊关系,它对北马其顿的名称也有不同看法。西方对巴尔干地区的这些争议的历史并不了解,只是强调施压解决问题,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关于西巴国家入盟,现在巴尔干半岛上广泛流传一则笑话:入盟乐观主义者说,当阿尔巴尼亚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时候,土耳其就会入盟;悲观主义者说,只有当土耳其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时候,阿尔巴尼亚才会入盟。言下之意,它们永远入不了盟[⑧]

这一混乱局面,使人们想起了20世纪90年代初南斯拉夫联邦解体时的情景。当时,正是美国和欧盟挑起各方相互对立,又用武力迫使各方“媾和”就范,在巴尔干建立了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国家的计划失败,致使民族问题依然突出。于是,今天,西方的政客们又在策划再次改变巴尔干现状,重绘巴尔干政治地图。

这一切,都使西巴国家入盟雪上加霜。随着美国和俄罗斯争夺巴尔干博弈的加剧,西巴国家入盟的前景变得更加暗淡。

 


Օ 马细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①]塞尔维亚自2014年1月开始入盟谈判以来,共开启35个章节中的10章,完成了两章。

[②]Анастас Добрев,Ингерацията на Западните Балкани ——амбулатна търговия с илюзии,Glasove.com Novini 22.·05·2018.

[③]Гергана Станчева,Между амбициите и реалността: какво искаше и какво направи България като европредседател,www.dnevnik.bg,11.07.2018.

[④]В Лондон лидери от Западните Балкани ще търсят начини да ускорят евроинтеграцията  Дневник, 10 юли 2018.

 [⑤]Иван Ангелов,Готова ли е България за еврозоната?- вестник Дума,www.duma.bg,09.07.2018.

[⑥]Зорница Илиева,Милост за Балканите,Ново Време, Бр.5-6,2018, с.170.

[⑦]Дмитрий Добров,Ще има ли нова война на Балканите,в-кДума, 05 Април 2017.

[⑧]Европа е изправена пред потенциална криза на Балканите и трябва да действа,www.mediapool.bg,03.07.2018.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