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斯克当选欧洲理事会主席及其对波兰和欧盟政策走向的影响

2016-05-27

图斯克当选欧洲理事会主席及其对波兰和欧盟政策走向的影响

苗 华 寿

【内容提要】波兰前总理图斯克当选欧理事会主席,不仅会对波兰,也会对欧洲今后的政策走向产生一定的影响。图斯克的上任对波兰执政联盟在2015年的总统和议会大选也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图斯克作为一个中东欧国家的领导人参与欧盟领导层工作,对欧盟今后的政策走向令人关注。他的出任必将进一步加强中东欧国家,特别是波兰在欧盟的话语权。另外,他的上任还有可能会进一步推动中欧关系和中国—中东欧国家关系的发展。

波兰前总理多纳尔德·图斯克于2014年8月30日当选为新一届欧洲理事会主席,并于当年12月1日正式接替前主席范龙佩。图斯克任职波兰政府总理6年多,他的离任对波兰对内对外政策走向肯定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另一面,由于图斯克是第一个出自中东欧国家的欧盟领导人,所以他的就任也必然会对欧盟今后的政策走向产生某种影响。但影响底有多大,对当前国际形势的发展是否有影响,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探讨。

一、图斯克当选并非偶然

图斯克当洲理事会主席在波兰人眼中具有几分戏剧色彩。按照波兰政府最初的设想是要推荐其外长西科尔斯基作为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的接班人,以进一步提高波兰在欧盟的外交话语权。但接着发生了西科尔斯基的“录音带丑闻”,在 2014年8月30日欧盟峰会举行之前欧盟各国领导人已将西科尔斯基排除在外。德国总理默克尔竭力推荐图斯克出任欧洲理事会主席一职。其实,早在2013年春,欧盟委员会的时任专家、英国人胡果勃拉迪就曾公开撰文说,图斯克是欧洲理事会新领导“最有希望获胜的候选人”,当时一度引起人们的关注。如今,勃拉迪是图斯克办公室的成员,负责为图斯克起草发言稿

图斯克19574月生于波兰格但斯克市,是波兰少数民族卡舒比人(现有居民人数约20万人,主要居住在波北部沿海地区),出身于工人家庭。1980年毕业于格但斯克大学历史系。在大学期间,了学生团结委员会,后发展为“独立波兰学生联合会”。图斯克是自由民主大会党的创立者之一,1991年他当选该党主席,并进入波兰议会。1994年图斯克当选由民主大会党和民主联盟党合并自由联盟的副主席之一。1997年他当选参议员2000年他退出自由联盟。2001年他与组建公民论坛(后被译为公民纲领党)年该党在下院获得65位。2003年起,图斯克继任该党主席2014年11 月。2005年,图斯克参加了总统选举,但是被莱赫·卡钦斯基击败。在2007年的议会选举中,他领导的公民纲领党获得了41%的选票,他作为党主席当选为政府总理。 图斯克已婚,

图斯克属波兰中右党派的领导人,冷静有毅力,处事稳健,善于协调和妥协,能够安定和团结人心。他对自已的评价是:立场坚定,但不激进。波兰现任总理艾娃•科帕奇对他的评价是:图斯克出身于普通工人的家庭,年轻时还做过油漆工,是他创建了波兰公民纲领党,并多次引导她取得了胜利感谢图斯克领导联盟政府使波兰取得了多年的稳定和发展。因此, 2014年11 月8日在华沙举行的与波兰公民纲领党的告别大会上,图斯克获得了波兰公民纲领党荣誉主席的称号

二、对图斯克当选欧洲理事会主席的反应

(一)波兰国内的反应

从图斯克的执政党来看,波兰国内总体反应是好的、积极的,而且对公民纲领党参加2015年的波兰总统和议会大选肯定也是有利的。按波兰总统布罗尼斯瓦夫·科莫罗夫斯基的说法,欧盟的这一选择是对“波兰的成就及其在欧洲地位的认可”。舆论界普遍认为,这是对波兰执政联盟执政7年的一个肯定。但人们关心的是图斯克的出任对波兰国内各党派的力量对比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据波兰民调机构当时的调查结果看,总体上讲,图斯克的离开没有削弱波兰公民纲领党。CBOS20149月的民调结果是:44%的被访者认为,图斯克离开波兰政界削弱了波兰公民纲领党,39%的人认为没有多大的影响,而8%的人认为是加强了波兰公民纲领党。同时,上述调查结果还显示,45%的人认为,图斯克的离开对联合政府的职能没有多大的影响,而32%的人却认为会削弱联合府。波兰主要反对党——法律与公正党主席卡钦斯基的反应却与众不同,他在图斯克当选前声称,作为波兰人,我们希望图斯克能当选为欧洲理事会主席。后在另一场合他又开玩笑说,图斯克离开波兰越远越好。在图斯克当选后,他一方面表示祝贺,另一方面又说图斯克作为总理是一个很坏很坏的总理,但我希望他能做一个好的(欧洲理事会)主席

(二)国外的反应

    与容克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相比,对图斯克的当选还没有什么太大的负面反应。选举结果公布后,欧盟委员会时任主席巴罗佐对图斯克当选表示祝贺,称其是“一位很棒的欧洲人和朋友”。新一届欧盟委员会当选主席容克则称“非常高兴将和我的朋友图斯克一同工作”中国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也先后向图斯克发了贺电。而朝鲜金永南的贺电却引起了外界的注意,这说明朝鲜要与欧盟保持良好的关系。

三 、对波兰内外政策走向的影响

(一)执政党支持率得到提高

    图斯克的离去不仅没有降低人们对波兰公民纲领党的支持,反而使民众的支持率有所提高,超过了主要反对党法律与公正党。根据波兰TNS民调机构于201410月中旬所做的民调结果看,波兰公民纲领党的支持率为28%,而法律与公正党为27%,这与9月份的27%31%相比,后者的支持率有所降低。据称,这种情况在20133月之后就没出现过201411月举行的全国地方自治机构选举结果来看,波兰公民纲领党在全国的得票率为26.36 %,虽略少于法律与正党的26.85%,但在自治机构代表的席位上却高于法律与正党,并在8个省占据多数席位,法律与正党只在6个省占有优势这说明执政联盟仍然占据上风。从2015年初的民调意向看,图斯克当选欧洲理事会主席肯定对执政党参加2015年即将举行的总统和议会大选是非常有利的。 

(二)新政府已站稳脚跟

    以科帕奇为首的波兰新联合政府已较为顺利地渡过了成立之初的动荡。当时反对派主要对新总理科帕奇(特别是对她的就职演说)以及新外长格热高什·谢提(质疑他的对俄立场)提出质疑。现上述问题已经解决。后又因农业部部长萨维茨基的失言而引起的风波也已基本平息。但对现议长西科尔斯基(前外长)的议论仍没结束。

总之,科帕奇政府上台后经过一番磨难,现在基本上已站稳了脚跟。但从新政府的组成看,波兰新政府(只任命了5位新部长)基本上仍会继续执行图斯克政府原来的内外政策。有人专门统计了科帕奇和图斯克的就职和述职报告中的不同用语,科帕奇用“将怎样做”和“成就”代替了图斯克经常使用的“危机” 和“压力”的用语。科帕奇政府的地位业已得到加强,也得到了CBOS201411 月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的验证:对政府工作评价“好的”为43%(比9月的民调增加了6个百分点),评价“不好的”为15%(比9月的民调下降了37%对政府能否改善国家经济形势,说“是”的为40%(比9月民调上升了9%说“不”的为38%(下降了百分之20%),22%的被访者选择“很难说”(增长了11%

(三)经济上仍能保持一定的增长

    波兰公民纲领党是剧变之后第一个连选连任的政党。前几个执政党都是因为经济上失误而下台,图斯克政府在经济上却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在世界金融经济危机的冲击下,波兰经济增长也曾出现较大的下滑,但仍能保持一定正增长(除2009年外)。据波兰市场经济调查研究所于2014年11月公布的报告,预计2014年波兰的经济增长将达到3.2%,而2015年将达到3.5%,比此前的预测要高一些。这主要是因为预计国内需求将增加(3.8%)、个人消费将提高(3%)、固定资产投资将增长(6.5%)、进口将增加(6.6%)和出口将增加(5.2%)。失业率仍会保持12.2%的水平。从2015年初有关方面公布的初步统计看,上述预测比较接近实际增长。这也说明,图斯克去欧盟任职,波兰政府经济发展政策没有受到影响。

(四)外交政策仍将采取务实的政策

    在科帕奇新总理的施政报告中,有关波兰对外政策的内容占了相当大的篇幅。她强调,在波兰外交和国防政策上,波兰各党派应该超越党派的界限,共同确保波兰在欧洲和世界上的安全。在乌克兰问题上,波兰将采取务实的政策,帮助乌克兰进行经济、军事和政治转型

在谈到军队现代化建设时,科帕奇说,鉴于波兰东部边境的危机,新政府将尽一切努力确保波兰家庭不受到可能的威胁。波兰将增加军费开支,2016年国防支出将达到GDP2%的水平,以确保波兰军队能够获得价值8亿兹罗提(相当于2亿欧元)的现代化装备。波兰政府同意增加美国在波兰的军事存在。此外,加入欧元区也被科帕奇列为政府首要任务之一。

在对外政策上,科帕奇仍会坚持图斯克政府的政策。首先在对美、对欧政策上不会有新的变化,但由于图斯克当选欧洲理事会主席,波兰政府在欧盟的话语权会更加有量,合作也会进一步加强。波兰对中国政策也不会有大的变化。科帕奇总理2013年以波众议长的身份访过中国,对中国的态度相当友好。波兰对乌克兰危机的态度仍会与美国和欧盟保持一致,会更加务实。

四、对欧盟政策走向的影响

欧洲理事会主席是根据《里斯本条约》规定设立的,被形象地称为“欧盟总统”。欧洲理事会主席的职责包括主持欧盟理事会,以及在欧盟成员国之间进行协调以取得共识。欧洲理事会主席经欧盟首脑会议选举产生,任期两年半,可连任一次。正是由于图斯克具有超强的协调和妥协能力,才被欧盟各国首脑一致推举为新一届欧洲理事会的主席。

图斯克几乎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成了一个由欧盟各成员国知名专家组成的工作班子。据报,其中波兰的人数最多。即他的办公室主任由原波兰外交部负责欧洲事务的副部长彼得•塞拉非担任。

负责图斯克外交政策的首席专家是爱沙尼亚外交部原主管欧洲事务的副外长利娜•奇奥卡,她曾与欧盟前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事务的高级代表雅维尔•索纳拉合作过。此外,还有瑞典外交官卡尔哈尔采尔和斯洛伐克外交问题专家苏扎娜米哈尔科娃苏提亚科娃,前者曾是欧盟前外交事务专员阿什顿办公室的成员,而后者为索纳拉工作过。

图斯克的经济事务主要顾问是法国人杰-皮尔•维达尔,他2012年曾在范龙佩办公室工作过,曾是欧洲中央银行布鲁塞尔办公室的主任图斯克办公室的经济事务负责人则由德国经济学家克丽斯汀娜•约尔旦担任,她在欧委员会经济和货币部以及欧洲中央银行有工作的经验。图斯克办公室副主任是卢森堡人安德莱吉利森,他原在欧盟委员会总秘书处工作。

为图斯克撰写发言稿的是英国人胡果勃拉迪。勃拉迪曾在欧洲改革中心的思想库工作过。图斯克的新闻发言人是41岁的丹麦外交官帕莱本•阿曼,他曾是欧洲理事会前主席范龙佩新闻办公室的副主任。

在图斯克办公室工作的还有原在波兰外交部欧盟经济司工作的保罗卡尔鲍夫尼克和波兰外交部部长秘书处副主任卡塔日娜斯梅克,以及波兰前政府发言人和波兰公民纲领党的前总书记保罗格拉什。

从图斯克新工作班子的组成来看,一是除波兰人外,全都是从欧盟各国选出的专家,且大都拥有在欧盟领导机构中工作过的经验;二是工作人员大多数来自欧盟中有较大影响的国家;三是波兰人不仅人数最多,且占据的职位也较为重要,都是图斯克信得过的人。这说明,图斯克既要继承欧盟前任领导人的工作方式,又要体现自已独特的工作风格。

(一)协调和妥协将是图斯克工作的主导思想

     欧盟是当前世界上最大的、由各个主权国家组成的联合体,虽然有里斯本条约的制约,但各成员国主权的让渡仍有一定的限度,欧盟所有的重大决定都需要得到各成员国首脑的认可。这就要求欧洲理事会主席加以协调。所以,图斯克作为主席的工作任务不仅是主持每年几次欧盟和欧元区的峰会,以及参加欧盟与其他大国或国家组织的会议,而更多是要奔走在欧盟各成员国的首都之间,与各成员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进行充分协调和磋商,寻求就一些关键问题作出妥协,以便能为每次欧盟峰会作出决定打下坚实的基础。因此,图斯克于2014121日在接替范龙佩工作的交接仪式上,特别赞扬了范龙佩“建立妥协、寻找解决方法和建立互信的才能”,并称他是范龙佩在欧洲工作的最大崇拜者。这充分表明,图斯克在其任职期间定会拿出十二分的努力,使出他善于协调和妥协的才能来完成他的新使命。

(二)加强与美国的关系仍是他今后工作的重要目标

    图斯克非常重视对美关系,这从他在上任的头一天即与奥巴马通电话的急切心情看得出来。他在通话中,首先向奥巴马表示,他非常重视欧盟与美国的关系。图斯克和奥巴马都一致强调,他们在乌克兰冲突问题上的立场是共同的。他们都为乌克兰危机而感到不安,并肯定了他们至今所作的一切努力。虽然图斯克并不会采取一边倒的亲美政策,但他认为,美国是欧洲安全的保障,是遏制俄罗斯的主要力量。同时,他还表示,他将进一步推动欧美的自由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的签定。      

(三)促进欧盟内部团结是他在欧盟工作的最根本出发点

图斯克在担任波兰总理时,就处处以欧盟团结的维护者自居,无论是在制定里斯本条约,还是在落实20142020年欧盟的财政预算中,图斯克都充当了协调人的重要角色,并深得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称赞。当然,在波兰议会和百姓面前,他总是力表白自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证波兰在欧盟中的地位和利益。在这些协调行动中,图斯克确实深深体会到保持欧盟内部团结的重要性。然而,图斯克不得不承认,欧盟当前面临最严重的问题是欧盟内部团结问题。这既包含希腊的财政及新政府走向问题,也有英国声称要退出欧盟的问题,更有乌克兰危机这样的问题。所以,在图斯克正式接任欧洲理事会主席的当天,他就公开地强调欧盟内部团结的重要性。他说,欧盟要取得成功,就需要四个必备的基本因素,其中第一个因素就是需要“加强内部团结”。他认为,这是欧盟的基本价值所在,不可动摇。因为只要欧盟内部有了团结,才能使欧盟战胜经济危机和建立“真正的经济与货币联盟”,才能使欧盟变得越来越强大。他一再强调,这是他来到布鲁塞尔工作的最基本的出发点。

 

五、强调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要有共同战略

图斯克上任后,在他面临的诸多问题中,如何处理对俄关系仍是最突出的问题之一。众所周知,波兰对乌克兰问题最为敏感,也是乌克兰的坚定支持者。据称,对乌克兰危机的看法,图斯克与波兰前外长西科尔斯基有所不同。图斯克属稳健、务实派。但在乌克兰危机处理上,他与奥巴马的看法是一致的,同时还强调,不能以投降或牺牲乌克兰为代价来求得乌克兰的稳定与和平。他清醒看到,当前欧盟各成员国对俄关系及对俄制裁的看法有很大的差别,因此,他强调欧盟对俄要有一个共同的战略,否则,无法解决乌克兰问题。下一步是否加强或放松对俄制裁,图斯克不主张立即作出决定,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图斯克没有邀请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参加201412 1819布鲁塞尔欧盟峰会、并把讨论乌克兰问题安排在18日午餐时进行的主要原因。同时,图斯克还建议到20153月的欧盟峰会再讨论乌克兰问题。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图斯克在处理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时原则上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图斯克虽然多次强调,范龙佩是他的楷模,但在工作实践中已开始显露出他与其前任不同的工作风格和做法。在他第一次主持的201412 月欧盟峰会日程安排上,就体现了他自已的风格。如在图斯克的要求下此次峰会省略了冗长的结束语环节,在28国领导人8个小时的讨论后便宣告结束。而且,这次峰会的综合陈述也仅为两页半纸,与上次峰会的15页相比也确实令人惊讶。关键是,此次峰会上欧盟各国领导人已同意了容克的投资计划,并决定保持对俄罗斯的现有制裁,峰会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图斯克缩短会议的举措,赢来了大部分领导人,如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支持。但也受到一些人的质疑,如比利时人范豪夫斯塔德就批评峰会的综合陈述过于简单,认为图斯克是一个政治领袖,而不是外交家。因此,今后图斯克的工作风格能否为欧盟各国所接受,还有待观察。图斯克的上任为欧盟的改革和发展开创了一个新的机遇,但能否使欧盟顺利渡过这一艰难的时期,克服所面临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加强欧盟内部的团结以及与世界各个大国和国际组织的联系,这将是对图斯克的一个严峻考验。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