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危机搅乱冷战后欧洲的地缘政治格局

2016-05-27

乌克兰危机搅乱冷战后欧洲的地缘政治格局

张征东

 

【内容提要】 2014年欧美俄围绕乌克兰危机进行激烈的博弈。在这场较量中,欧盟得不偿失,俄有得有失,美从中渔利,乌受害最深。乌克兰危机使俄与西方关系全面恶化,搅乱了冷战后欧洲地缘政治格局。在欧洲力量重组中,俄欧既相互对峙又留有余地。双方均面临着彼此关系的重新调整和定位。

 

2014年,欧洲地区经历了冷战结束20多年来一场最严重的地缘政治危机,美国和欧盟与俄罗斯围绕乌克兰危机进行的激烈博弈,搅乱了冷战后形成的相对稳定的欧洲地缘政治格局,欧洲被置于了“冷冲突”状态。

在乌克兰危机的较量中,欧美俄以及北约动机不同,目标各异,各有所图,所导致的直接后果是,俄与西方关系全面恶化,欧盟得不偿失,俄罗斯有得有失,美国渔翁得利,而处在夹缝中的乌克兰成了最大受害者。

俄罗斯毕竟是欧盟的最大邻国,无论地缘政治上还是经济上,欧俄有着永远剪不断的联系,在欧洲力量格局重组中,双方面临着相互关系的重新调整和定位。

 

欧俄地缘博弈尖锐化

乌克兰危机爆发,绝非偶然,它是俄罗斯与欧美长期地缘政治博弈矛盾激化的结果。乌克兰独立20多年来,一直是欧美与俄争夺的重点国家。欧盟为实施其扩张势力范围的“东进”战略,利用乌国内错综复杂的矛盾,与俄罗斯进行了几个回合的反复较量,最终发展到如今难以收拾的局面。

上世纪90年代以来,西方为巩固冷战的“胜利成果”,在俄罗斯原传统势力范围的中东欧地区积极推行“双扩”战略,即北约东扩和欧盟东扩。前者的目标是,在军事安全上把中东欧纳入北约的安全框架之内,控制整个欧洲的安全主导权;后者的目标是,按照欧盟的政治经济标准改造这一地区,将其纳入欧洲发展模式。经过20多年的努力,北约从当初的16国扩张到28国,欧盟也从当初的15国膨胀到28国,囊括了大多数中东欧国家。北约中的多数成员是欧盟国家,北约军事扩张直接影响到欧盟与俄关系。北约东扩把战略防线自西向东推进了一二千公里,构筑起了北起波罗的海,中间经波兰、罗马尼亚等国,南到黑海连接土耳其,针对俄罗斯的围堵防线,大大挤压了俄战略空间;欧盟把俄挤出了在中东欧地区传统势力范围,损害了俄在这一地区的重大利益和影响。

北约和欧盟并未就此罢手,仍在策划继续扩张,主要目标瞄向了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为扫除势力范围扩张的障碍,欧盟和北约采取了惯用伎俩,即通过支持所谓的“街头革命”颠覆亲俄政权,扶持亲西方政权,并于200311月在格鲁吉亚策划了“玫瑰革命”,200411月在乌克兰策划了“橙色革命”,推翻了两个国家的“亲俄”政权。

黑海沿岸的乌、格所在的南高加索地区,乃俄罗斯西南方向与“双扩”后的北约、欧盟仅存的缓冲区和战略屏障,丧失这一地区意味着俄将无险可守、无屏障可当,对俄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构成巨大威胁,因而俄把这一地区视为不可逾越的“红线”。

200862日,普京曾发出严厉警告,“北约的扩张只能在欧洲建立新的分界线”,“制造更危险的新柏林墙”。西方对俄的警告并没有当回事。可此后仅两个月的当年8月8,俄出兵格鲁吉亚,支持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并在两地区建立军事基地,对格积极投靠北约进行了“惩罚”。这是俄在北约步步紧逼的情况下,第一次采取军事手段进行反击。北约强烈谴责俄“过度使用武力”,俄的行动“不可接受”,宣布“冻结”与俄关系,欧俄关系也陷入冷淡。

乌克兰是东欧地区大国,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战略地位,是北约和欧盟“双扩”的重点国家。早在乌独立之初,北约就开始拉拢乌入约的行动。1994年,乌成为独联体中第一个参加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的国家,1997年建立了“北约-乌克兰委员会”作为加强双方合作的常设机构。200211月,北约布拉格峰会通过了旨在帮助乌进行军事改革,使乌完全纳入北约安全框架的“北约-乌克兰行动计划”。亲西方的尤先科政权通过“橙色革命”上台后,于2008年1月提出加入北约的要求。乌克兰为北约在阿富汗、索马里、波黑等地区的军事行动提供了诸多帮助,受到北约的赞扬。俄格8月战争后,北约迅猛扩张势头受到阻击。2010年乌克兰大选,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夺回权力,乌当局宣布,实行“不与任何集团结盟”的政策,乌暂停了加入北约的申请。北约与俄再次缓和关系,于2010年11月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举行峰会,双方发表联合声明,承诺“在相互信任、透明和可预见性基础上建立现代战略伙伴关系”,决定俄参加北约导弹防御系统的合作。俄与北约在乌的博弈暂得以缓和,但更激烈的还在后头。

欧盟在完成2004年和2007年扩大后,继续实行扩张战略,下一阶段的主要目标瞄准了西巴尔干地区国家和独联体国家,其中乌克兰也是重点。2009年5月,欧盟与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6国,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签署《东部伙伴关系宣言》。《宣言》称,“东部伙伴关系计划”主要目的是为伙伴关系国与欧盟加强政治联系和经济融合创造必要条件。欧盟支持伙伴国家政治和社会经济改革,促其向欧盟靠拢。该计划实际上是欧盟向独联体地区渗透的重要举措,是在对俄“挖墙脚”。尽管欧盟领导人一再声称东部伙伴关系计划“不针对任何人,也不是企图扩展欧盟势力范围”,但俄认定就是针对它的,是欧盟在欧洲制造“新的分界线”。

欧盟把与伙伴国签署联系国协定作为吸纳它们入盟的第一步,开始与它们进行多轮谈判,其中乌克兰、摩尔多瓦、格鲁吉亚准备于201311月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举行欧盟东部伙伴关系峰会上签署联系国协定。在这次峰会上,摩、格分别与欧盟草签了联系国协定,而乌宣布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激起了欧盟以及乌国内亲欧派的强烈不满,从而引来了一场灾祸。

 

美充当危机推手

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实际上是2004年乌“橙色革命”剧情的延续和发展,上演了欧美支持亲欧势力通过“街头暴力”夺权,俄与欧美进行激烈的地缘政治博弈新的一幕。欧盟在其中是始作俑者,扮演了推手角色,但最终结果事与愿违,得不偿失。

克兰危机直接导火索是亚努科维奇政府2013111日决定暂时中止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21日当晚,上千亲西方群众在基辅独立广场集会,抗议当局决定。随后,抗议活动不断扩大升级,当局做出了重大让步,并于2014221日达成了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欧盟3个成员国德国、法国、波兰外长也在协议上签了字。但美国和欧盟支持的乌克兰亲西方势力次日就以武力推翻了经民主选举产生的亚努科维奇政权,俄罗斯将其定性为“武力政变”。其实,亚氏政府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并未放弃“融入欧洲”的政策,只是为了增加与欧盟谈判的筹码。乌与欧盟的联系国协定谈判此前已经进行了多年,双方在主要条件上未达成一致。乌方的主要条件是要求欧方提供200亿欧元的贷款以缓解国内财政“揭不开锅”的困局,而欧盟近几年被债务危机折腾得焦头烂额,无力拿出这笔巨额援助,拒绝了乌方要求。欧方开出的前提条件是,要求乌当局释放因“滥用职权罪”被判入狱的前总理季莫申科,认为乌司法当局的判决“有明显的政治动机”。欧盟的条件引起了乌方不满,东部伙伴关系峰会前,双方都未能满足对方的条件,乌方做出了暂停签署联系国协定决定。随后,欧盟于20131215日也宣布,停止与乌方的谈判,直至乌方表现出“明确诚意”,严肃对待联系国协。这显然是在煽动亲西方示威者的不满情绪。

正是在以上背景下,乌当局开始把目光转向俄罗斯,这就是乌克兰所谓的“向西”还是“向东”的问题。俄方承诺,向乌方提供150亿美元的贷款,并提供廉价天然气等优惠条件。在乌欧联系国协定谈判过程中,俄同样向乌施加了压力。俄表示,如果乌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俄将对从乌的进口商品取消优待,并采取保护措施,同时乌不能加入俄主导的关税盟。乌与俄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密切的经济联系,更何况俄手中握有天然气这一“杀手锏”,乌在欧盟不能满足其条件的情况下,通过加强与俄关系向欧盟施压也算顺理成章的选择。但没想到,亚氏政权的这一抉择却触动了大国争夺的敏感神经。

亚氏政权的“向东”倾向引起了欧盟的强烈不满,开始策划利用新的“颜色革命”形式推翻“亲俄”政权。这一轮暴力抗议活动爆发后,欧盟高调介入,到了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程度。欧盟多次召开乌问题的特别外长会议、特别首脑会议,商讨应对乌危机的对策,对亚氏政权又是谴责又是制裁施压。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以及法国、德国、波兰外长等人在内的一些欧盟政要,还以“斡旋”为名,亲自跑到基辅,为亲西方示威者撑腰打气,煽动扩大事态,致使局势完全失控。欧盟通过支持街头暴力活动再次推翻亲俄的亚氏政权,最终在乌建立起了“亲欧”政府,并通过大选使之合法化。

美国在乌危机中始终推波助澜,扮演操盘手角色。亲西方游行刚开始,美国就表示支持、怂恿,为街头暴力活动火上浇油。乌亲西方派暴力夺后,美国官员又相继跑到基辅为新政权镇压东部分裂武装出谋划策,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布伦南和副总统拜登在这方面都留下了“显著痕迹”。

然而,在这场对乌的地缘争夺战中,俄罗斯反应之激烈,行动之大胆,出人意料。俄以闪电般速度军事控制克里米亚,并迅速完成并吞的法律程序,令美欧目瞪口呆,猝不及防。随后,乌东部亲俄的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宣布“独立”,并举行大选,乌当局派兵镇压未果,冲突愈演愈烈。西方一再指责俄军事装备和人员进入乌东部支持亲俄武装,俄矢口否认。欧美与俄相互指责。

俄对乌的战略目标是,在乌建立联邦体制,保持中立地位,不加北约,确保这一缓冲区和战略屏障;欧美的目标是把乌完全纳入西方阵营,把乌变为围堵俄的前沿阵地。两者战略目标针锋相对,互不相,这正是乌危机难以化解的根源所在。如果乌完全倒向西方怀抱,俄支持东部地区从乌完全分裂出去的可能性大增。

乌克兰非北约成员国,西方缺少进行直接军事干涉的理由,于是对俄采取了强硬施压手段逼其退让,其中主要措施:一是外交上孤立俄,在重大国际问题上停止或减少与俄的磋商与合作,开除俄的G8成员资格,在7国集团峰会、北约威尔士峰会、G20峰会等国际场合,一致“强烈谴责”俄对乌的“侵略行动”,并有意冷落俄领导人;二是政治和军事上施压,欧盟中止了欧俄首脑会议,北约冻结与俄军事、民事合作关系,北约还制定出矛头直指俄的“战备行动计划”,组建快速反应部队“先头部队”以应对俄对成员国的“潜在侵略威胁”,并向东欧地区增派战机、军舰和地面部队,连续进行针对俄的高频度军演;三是经济上不断加大制裁力度,誓言要俄“付出代价”,把俄经济拖入困境,以削弱俄与西方对抗的实力和意志。

欧美对俄的这些强硬措施,前所未有,火药味十足,是基于把俄当作战略对手和“潜在的侵略者”而采取的,目的在于迫使普京政在压力下屈服。这充分表明,欧俄之间完全失去了战略互信。

 

欧盟得不偿失

从欧盟在乌危机中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它误判了形势的复杂性,扮演了始作俑者角色。但乌危机局势的发展出乎事先预料,最终结果是欧盟得不偿失,真可谓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首先,乌克兰虽然通过“暴力夺权”建立了亲西方政府,并于20146月27日与欧盟正式签署了联系国协定,但欧盟得到的却是一个支离破碎的乌克兰。俄并吞克里米亚控制了黑海地区的战略要地,东南部两州宣布“独立”,整个国家实际上正在进行一场“代理人战争”,乌克兰人生灵涂炭,这不仅是乌国的悲剧,也是欧盟的悲哀。

乌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并不意味着乌马上就能加入欧盟。乌克兰把加入欧盟作为改变现状,过上西欧人富足生活的愿景,不仅是不切实际的一厢情愿,而且纯粹是一种幻想。且不说经济发展水平的巨大差异短期难以弥合,就加入欧盟本身来说有着复杂的程序,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欧盟为吸收成员国制定了严格的政治、经济、法律标准,而且需要多步骤的复杂谈判程序。在政治标准中,明文规定,申请国必须建立稳定的制度来确保国内的民主、法制、人权和少数民族权利。仅这一条乌克兰要符合标准并不容易。可以预计,近期内,乌加入欧盟的可能性很小。对欧盟期望值很高的乌民众,能否有耐心长期等待还是个疑问。更何况欧盟刚刚经历过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经济复苏乏力,又背上经济濒临破产的乌克兰大包袱,是福是祸还很难说。

其次,乌危机不断恶化,导致美俄关系恶化、俄与北约剑拔弩张,欧洲实际上陷入了一种新形式的“冷对抗”中,受害者首当其冲是欧洲人。欧洲地缘形势动荡,这对曾经历两次世界大战悲剧和长期冷战对峙的欧洲人来说,无疑是一场新的噩梦。

美国在这场争斗中,浑水摸鱼,实现了“一石三鸟”的目的:一是继续推行控制欧亚大陆的“两洋战略”,通过“遏俄”、“弱俄”政策,防范俄东山再起对其全球霸权地位构成挑战;二是离间欧盟新老成员关系,利用危机给东欧国家对来自俄威胁的安全担忧,显示美国在欧洲的安全“保护伞”作用,牵制“老欧洲”盟国的离心倾向,把北约作为进一步加强对欧洲控制的工具;三是通过拉欧盟对俄制裁,使欧俄经济两败俱伤,控制正在进行的欧美“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谈判主导权,削弱欧盟与之争霸的经济实力。

最后,俄罗斯的激烈反应令欧盟猝不及防,除了强烈谴责俄的侵略,进行外交孤立和不断加大经济制裁力度外,并无更多招数可使,暴露出欧盟战略上的软肋,它缺乏应对危机的硬实力和软实力。欧盟多年来致力于欧洲独立防务建设,建立了自己的政治军事机构,组建欧洲快速反应部队,但在关键时刻发挥不了作用,任凭美国主导的北约充当与俄对抗的马前卒,使欧盟失去了掌控对俄关系的主动权。

 

美国发起的制裁使欧俄两败俱伤

欧盟在美国压力下对俄罗斯进行多轮制裁,损人并不利己,不仅无益于乌危机的解决,反而使欧俄关系更趋紧张,后果是两败俱伤。俄毕竟是欧盟的最大邻国,无论在安全上还是在经济上,双方存在着共同地缘政治利益,是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欧俄关系紧张所导致的直接后果

其一,损害了双方合作的基础,中断了多年来在各个领域的合作进程。近20多年来,欧俄都在致力于加强和扩大双方的合作。2003年5月,欧俄圣彼得堡峰会通过欧俄建立“四个统一空间”计划,即统一经济空间,统一自由、安全和司法空间,统一外部安全空间,统一科技、文化空间。20055月,欧俄峰会通过了建立“四个空间”的一揽子计划。20106月,欧俄峰会宣布,欧俄将启动“现代化伙伴关系倡议”,规定欧俄将在改善投资环境、发展创新合作、发展中小企业、统一技术标准、深化经贸合作、保护知识产权、发展低碳经济、反腐以及人员交流等优先领域加强合作。

俄外长2010年6月访问欧盟时曾强调,“俄罗斯是欧洲的一部分”,意在表明俄“融入欧洲”的迫切愿望。欧方则强调,“俄罗斯离不开欧盟,欧盟与俄罗斯合作中有着巨大利益”。近几年来,欧俄之间的合作虽未取得新的实质进展,但高层仍保持着正常的接触和磋商,并在能源合作等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然而,欧俄双方的这些合作努力,却因乌克兰危机而功亏一篑,被迫中断。

其二,欧盟对俄制裁双方损失巨大。欧俄经贸关系密切,俄是欧盟继美国和中国之后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双方年贸易总额超过4000亿美元,俄还是欧盟能源供应的主要来源地。而美国与俄年贸易额仅400亿美元左右,不可与欧俄贸易同日而语。

欧盟在美国胁迫下不断扩大对俄制裁范围,确实给俄造成了严重后果经济增长停滞、资金外流、卢布大幅贬值以及国际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下跌,使俄经济遭到重创。但是,制裁也伤害了欧盟本身,尤其与俄经贸关系密切的德国、意大利、法国等欧盟国家受害更大。据欧盟观察网站估计,欧盟2014年因对俄制裁损失将达400亿欧元,占欧盟GDP0.3%,2015年将损失500亿欧元。这对刚经历过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经济复苏乏力的欧盟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德国是俄最大贸易伙伴,占欧盟对俄贸易额的32制裁将使德国丧失35万个工作岗位,可能使德国2014年经济增长率降低0.5个百分点。德国联统计局201410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前8个月,德国对俄出口下降了16.6%,损失约60亿欧元,而且下降势头还在增加,8月份同比下降达到26%。其他欧盟国家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俄实行水果、蔬菜反制裁措施后,就让一些国家叫苦不迭,而波兰每年向俄出口50万吨苹果断了销路,损失达7亿美元。

欧盟与俄罗斯在制裁和反制裁问题上,尽管调门高,但都留有一定余地,双方高层仍保持着必要的联系和沟通。201411月的G20峰会期间,欧委会主席容克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分别与普京就双边关系和乌危机问题进行了会谈。冬季来临之际,俄与欧乌共同签署冬季天然气供应协议,可以说是俄做出的一个让步姿态。随后在11月举行的欧盟外长会议上,外长们讨论了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访问莫斯科寻求对话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可能性问题,也是欧盟的一个妥协姿态。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动向是,法国总统奥朗德12月6日突訪莫斯科,与普京讨论了缓解乌克兰危机的办法。1213日,默克尔说,“我们希望与俄罗斯拥有良好关系”,表示她支持与俄就经贸问题进行对话的想法。法德都发出了愿缓和欧俄紧张关系的信号。

然而,乌克兰危机毕竟对欧俄关系造成了巨大伤害,双方积怨太深,通过外交对话解决危机并非易事。何况美国利用北约与俄对抗从中搅局,使得问题更加复杂化。欧盟目前处境尴尬,进退两难,即使想缓和与俄关系也会受到美国的牵制。目前问题的关键是,欧俄双方如何找到缓和紧张关系的“台阶”。

欧俄围绕乌克兰危机的博弈,是2014年欧洲地缘政治斗争中的一重大事件,它正影响着欧美俄相互关系深刻变化。在欧洲地缘力量格局新调整中,欧俄关系如何重新定位,也将对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