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信发展进入新阶段

2016-05-27

亚信第四次峰会既是亚信历史上一个里程碑,也是中国外交史上一个重大事件,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本文对亚信现状与未来发展问题以及中国应做的工作谈些个人看法,愿与各界同人商讨。

 

一、2014年峰会标志亚信发展进入新阶段

 

2014年5月20-21日亚信第四次峰会在中国上海举行,共有47个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或代表参会,其中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等13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及联合国、上合组织负责人在内的10位国际组织负责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大会上发表了题为《积极树立亚洲安全观 共创安全合作新局面》的主旨演讲,峰会通过了《上海宣言》。会议决定,由中国接替土耳其担任亚信2014-2016年主席国。这次会议是亚信成立以来参会国家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盛会,也是2014年由中国举办的仅次于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重大国际会议,因此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亚信第四次峰会对亚信成立后特别是第三次峰以来的工作进行了总结,对未来工作提出了建议和安排。我们所以认为本次峰会标志亚信发展进入新阶段,不仅是因为会议的规模大和参会的人员多,更重要的是因为本次峰会对亚信的发展目标和方向、亚信的未来架构、构建亚洲安全的理念等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想法,为亚信今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使亚信能以现有成就为基础,朝更高的目标前进。

 

二、亚信很大的发展空间

 

亚信由2002年第一次峰会时的16个成员国发展到2014年第四次峰会结束时拥有26个成员国,规模在不断扩大。目前,亚信在哈萨克斯坦设有秘书处,还建立了外长和其他高官会议机制。亚信虽形式上具有国际组织的基本形式但它毕竟是论坛,历次峰会通过的决议只是表达与会者对世界重大事务的看法和对自身利益的诉求,对成员国不具有任何约束力。亚信不具备执行能力,在第四次峰会前并不为国际社会重视,其影响力甚至不如亚洲一些区域性国际组织。亚信存在20多年,亚洲安全形势日趋复杂,各类重大安全事件层出不穷,面对如此局面亚信却很难发挥多大的作用,反映亚信现有机制和能力与亚洲安全现状的不相适应。

不过,对亚信存在期间所发挥的作用还是应该给予积极评价。首先,它发挥了平台作用为亚洲各国包括立场严重对立的国家提供了沟通、表达诉求和增进相互理解和信任的平台;其次起到宣示作用对涉及全球的问题发出亚洲国家的声音,表达亚洲国家的期望。

 今日亚洲是充满活力的大陆,同时也是热点和敏感问题很多的大陆。亚洲国家众多,历史遗留问题成堆,民族宗教关系复杂,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交织,且大多数国家经济不够发达,希望摆脱贫困,较快发展,对国家安全看得很重。亚洲国都是具有不同政治取向的地区性国际组织的成员,这些组织为维护本地区的安全而努力。但由于受组织职能所限,它们只能管亚洲某一个地区的事情,无法或无能力顾及洲际事务,全亚洲的安全仍处于盲区。在这种情况下,建立一个洲际安全与合作组织是很必要的。亚信的存在与活动可以为将来建立亚洲统一组织奠定一定的基础。

亚信以往的不足是,有虚无实,其发展的空间会有限。国际和地区形势复杂多变,安全的内涵也在不断充实,相互协作已扩展到政治、经济、社会、生态、环保、网络、人文交往等各个方面。面对如此复杂的现实,亚信如果只起发表宣言的作用,恐怕有悖于创建者的初衷,继续这样办下去,有成为“鸡肋”的可能。复杂的现实为亚信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使亚信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欲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对亚信现有机制进行调整、改革甚至改造,以加强其行为能力,争取做到逐渐由虚变实,虚实结合,这是亚洲现实的要求,也是不少亚洲国家的期望。正如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第四次峰会闭幕后会见记者时所说,“相信中方将做最大贡献,进一步实现亚信从论坛向真正加强合作与安全的多边机制过渡”

 

三、形势变化要求中国能为亚信发展助力

 

 亚信不能停留在原地踏步,需要有新发展、新作为。如何发展?这就要求有新思路引领和勇于改革的精神。习主席在亚信第四次峰会发表的主旨演讲中提出的一些想法,可以看作是在引领亚信的发展方向。

 首先,需要立志,需要树立亚洲国家和人民能管理亚洲安全的信心。习主席说:“亚洲的事情归根结底要亚洲人民来办,亚洲的问题归根结底要亚洲人民来处理,亚洲的安全归根结底要亚洲人民来维护。亚洲人民有能力、有智慧通过加强合作来实现亚洲和平稳定。”很明显,这是针对目前亚洲安全现状而言的。长期以来,域外势力一方面在亚洲制造事端,另一方面又扮演警察角色调解事端。很多亚洲国家因为自身能力有限,又没有一个亚洲国家或地区性组织能够帮助解决问题,使依靠域外大国成为不得已的常态。在以往的亚信峰会上并没有发出过“亚洲的安全归根结底要亚洲人民来维护”的声音。中国领导人在第四次峰会上提出来,即使一时做不到,也为亚信今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其次,要树立新的安全观。在亚信第四次峰会上习主席提出了“亚洲安全观”这个概念,即“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安全观。这个安全观的内涵极其丰富,其实质就是亚洲国家须通过合作实现共同、全面和持久的安全,亚洲国家能摒弃前嫌、携手共建亚洲安全大厦。亚洲安全观是对原有安全理论的补充、发展和创新,是为致力于维护亚洲安全事业的亚信的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南。

第三,亚信的内涵和外延应该扩大,须从安全领域向更多的领域扩展。这是习主席在亚信第四次峰会上为亚信发展指出的又一个方向。他提示各成员国要重视发展工作,因为发展是安全的基础,安全是发展的条件。对亚洲大多数国家来说,发展就是最大安全,也是解决地区安全问题的“总钥匙”。亚信只重视安全而忽视其他领域的发展是不全面的,为此,习主席说,要建造经得起风雨考验的亚洲安全大厦,就应该聚焦发展主题,积极改善民生,缩小贫富差距,不断夯实安全的根基。要推动共同发展和区域一体化进程,努力形成区域经济合作和安全合作良性互动、齐头并进的大好局面,以可持续发展促进可持续安全。习主席建议成员国要深化反恐、经贸、旅游、环保、人文等领域交流合作

第四,亚信需要发展的还有机制和能力建设,这包括改变亚信目前的功能、工作效率等。亚洲面临的安全和其他方面问题很多,亚信目前的功能,论坛的功能已经不能适应日新月异的形势变化,因此必须进行改造。正如习主席所建议的,“推动亚信成为覆盖全亚洲的安全对话合作平台,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建立地区安全合作新架构”。“新架构”是什么?成员国可以平等协商确定。笔者认为,建立统一的亚洲洲际安全与合作组织可以成为一个选项。在“新架构”建立前,中国建议,可以考虑根据形势发展需要,适当增加亚信外长会乃至峰会频率,以加强对亚信的政治引领,规划好亚信发展蓝图。的确,目前亚信峰会四年举办一次间隔时间太长,不能对形势变化及时作出反应。以两年举办一次为宜。峰会提出的完善亚信秘书处职能,在亚信框架内建立成员国防务磋商机制及各领域信任措施落实监督行动工作组等,也有助于亚信的发展。

第五增强亚信的对外合作,包括同亚洲地区性国际组织的协调和合作,也要扩大同其他地区和有关国际组织的对话和沟通,共同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作出贡献。

中国将履行亚信主席国职责,同各方一道进一步提升亚信地位和作用,携手开创亚洲安全合作新局面。

 

四、亚信发展的有利条件以及需要克服的难题

 当今世界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个是各国为发展经济正在进行大大小小的联合,建立各种形式的自贸区、经济联盟、共同体等,分布于各大洲或跨洲合作;另一个特点是世界安全问题越来越多,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同在,特别是非传统安全问题形式多样,层出不穷,对谋求快速发展经济的世界各国都构成了威胁。前者是各国追求的东西,后者是各国反对的东西,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一个国家无法解决的问题,都需要共同与合作解决和应对。因此,加强亚洲国家在维护安全方面的合作,以获得发展的良好环境,既是各国的需要,也符合世界发展潮流。需要是拉动发展的动力,顺应潮流会使发展顺风顺水、事半功倍。顺应时代潮流的亚信为自身发展创造有利的条件。

亚信发展的有利条件之二是,中国成为主席国,会极力推动亚信的发展。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说,哈萨克斯坦对中方担任主席国寄予厚望。相信中方有潜力进一步将亚洲各国发展成就叠加,在求同存异中实现共同发展。相信中方将做最大贡献。在亚信第四次峰会上,习主席代表中国提出的各项建议都富有建设性,为亚信进一步发展勾画出初步蓝图和实施径。亚信的发展必须有人推动,而且需要由具有改革和创新思维的人来推动。中国是亚洲安全与发展的积极推动者,特别是中共十八以来,中国不仅有想法,而且有行动。

亚信发展的第三个有利条件正是得益于中国采取的行动。这突出表现在中国为构筑安全基础所作的努力。2013年中国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这是普惠于亚洲各国和造福于各国人民的战略,受到亚洲国家的欢迎。然而战略的实施需要有资金的保证。针对这种情况,中国提出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并出资400亿美元建立“丝路基金”。这无疑会推动亚洲国家间的互联互通,从而带动其他事业的发展,有利于夯实安全合作的经济基础。

亚信发展的第四个有利条件是,它已经和正在与亚洲其他地区性国际组织例如上合组织、东盟、集安条约组织等建立关系,在逐步扩大合作基础,以求在涉及亚洲安全与发展问题上形成共识。

亚信如果作为松散的论坛存在,在发展的道路上不会遇到很多难题,但作用也不大。亚信欲有较大作为,特别是如果考虑由虚向实的方向转变,也就是由论坛向更加密切的合作机制的方向转变,就会遇到很多难题。

 第一个难题现有成员是否能接受亚信功能的转变。亚信现有26个成员,情况各异。它们各有自己的诉求、自己的朋友圈、自的外交取向。各国加入论坛是可以接受的,但加入一个国际组织就未必都能接受。即使能接受,一个国际组织从建立伊始其成员就严重对立,这个组织如何存在、如何发挥作用,前景难以想象

 第二个难题是亚信如果转变为国际组织,将如何处理与原有的亚洲地区性国际组织的关系。亚洲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大多由大国主导,大国的立场往往成为引领组织发展的方向,大国的分歧也会成为组织发展的障碍。从目前亚洲的情况看,亚洲大国在引领亚洲发展问题上形成共识会有一定的难度,例如,让亚洲国家自己管理亚洲的事务就未必为亚洲所有国家特别是某些有影响的国家所接受。

 第三个难题是,目前亚洲国家的力量和威望还不足以解决亚洲国家之间存在的矛盾,例如,巴以问题、中东乱局、朝核和伊核问题等。这是历史造成的结果,需要通过亚洲国家发展逐步解决。

 第四个难题,也是更难解决的难题,是域外势力主要是美国不想退出亚洲,仍想以“世界警察”的身份干涉和“领导”亚洲的事务,而有些亚洲国家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考虑,也不想让美国离开亚洲,这会使以维护亚洲安全与合作为宗旨的亚洲统一安全与合作组织难于建立,即使能够建立也很难实现亚洲“全家福”。

 基于上述情况,目前建立亚洲统一的洲际安全与合作组织的条件还不成熟,还需要做很多工作,不可急于求成。

 

五、亚信当前应该做的事情

 

亚信的未来面临三种选择:一是原地踏步,仍满足于论坛形式,四年开一次峰会,发表宣言,这是最小的发展,或者说是作用不大的发展二是考虑到亚洲的现实,从亚信实际出发,为维护亚洲安全与发展做些事情,虽然作为论坛仍有局限性,但可考虑增加某些行为能力,为将来朝建立统一的洲际组织方向努力。这是步子迈得较大的发展,也是目前能够实现的发展三是变论坛为国际组织。如上所述,这是难度很大的发展,应该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不是亚信当前的任务。

 笔者认为,亚信应摒弃原地踏步的做法,应在现有基础上有所作为,做些应该做而且能做的事情。

 2014-2016年中国担任亚信主席国,有责任推动亚信向前发展,使亚信在维护亚洲安全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当前亚信完全转变职能的条件尚不成熟的情况下,中国应该推动亚信朝哪些方面努力呢?

 笔者认为,应该推动亚信成员国在落实《上海宣言》方面努力,确实能将亚洲安全观付诸于实践。为此,亚信近期工作应朝四个方向努力。

第一,朝扩大影响力的方向努力目前亚信在国际社会影响力不

中国在担任主席国之后需努力改变这种状况。可以做的工作有:在不同国家召开亚信名下的专题会议,针对世界重大事件和热点问题发出亚洲国家的声音;缩短峰会举办时间,由四年改为两年,高官会议的间隔时间也可以酌情缩短,这将有利于对国际形势变化及时作出反应;利用成员多的优势,在事关亚洲与发展问题方面以亚信名义做些具体事情;与其他国际组织和论坛共同举办会议,相互参加峰会等,这将有利于显示亚信的存在与作用。

第二,朝拥有实践能力的方向努力。可以尝试检查成员国对一些决议的落实情况。中国建议,在亚信框架内建立成员国防务磋商机制及各领域信任措施落实监督行动工作组,以及建立亚洲安全应急中心等,都可以为可行性措施。

第三,使亚信朝职能多样化的方向努力。习主席在亚信第四次峰会讲话中指出发展对于维护亚洲和各国安全的重要性,强调要推动共同发展和区域一体化进程,努力形成区域经济合作和安全合作良性互动、齐头并进的大好局面,他还具体谈到,要“深化反恐、经贸、旅游、环保、人文等领域交流合作”。这意味着,亚信的职能已经不局限在安全领域,而是扩大到更广阔的领域。这就赋予了亚信更多的职能,给主席国提供了更多的想象和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空间。

第四,朝建立统一亚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方向努力。目前要做前期准备,需要多个国家形成共识和发出倡议,还要克服各种干扰,困难会很多。应该有这个设想,朝这个目标努力。亚信可以成为建立统一亚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基础朝“亚洲的事情由亚洲国家来办”的目标努力。

总之,亚信要为有利于亚洲安全与发展造势,使亚信朝“升级版”的目标努力。

根据上述思路,中国作为主席国应该和能够做的工作有:

第一,根据习主席提出的“通过举办亚信非政府论坛等方式,建立亚信各方民间交流网络,为广泛传播亚信安全理念、提升亚信影响力、推进地区安全治理奠定坚实社会基础的精神,亚信不定期举办若干分论坛,如青年论坛、妇女论坛、媒体论坛、环保论坛、网络和信息安全论坛、旅游论坛、“和平共处”理论与实践论坛,等等。建议首先举办以落实《上海宣言》精神,加强相互信任为题目的媒体论坛、互联互通伙伴国论坛、“和平共处”理论与实践论坛、网络与信息安全论坛。

第二,习主席提出,亚信“既要加强同本地区其他合作组织的协调和合作,也要扩大同其他地区和有关国际组织的对话和沟通,共同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作出贡献”。据此,亚信或者亚信与上合组织一道倡议召开亚洲地区性国际组织联席会议,商讨如何维护亚洲安全和落实《上海宣言》问题。

第三,为亚信发展问题设立研究课题,加强对论坛如何发挥作用和实行由论坛向国际组织转变问题的研究以及亚洲存在统一安全与合作组织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的研究。

第四,要适当增加对亚信的宣传目前国内媒体对亚信的报道极少,这也是国内对亚信不了解的重要原因。在中国担任主席国之后,应该改变这种况,使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国家看到中国对亚信的重视程度,增强亚洲国家对亚信发展的信心。。

第五,要全面解读“亚洲事务要由亚洲国家解决”的理念,说明亚信秉承开放理念,不搞排外主义,只是不希望域外势力越俎代庖,主宰亚洲事务。习主席明确表示,如果域外愿意参加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工作,中国表示欢迎。

亚信正在进入发展的新阶段,第四 次峰会即为起点。如何使亚信在维护亚洲安全与发展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需要成员国共同协商解决。“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形势在发展,时代在进步。习主席这一看法不仅适用于人们应如何看待国际形势,同样也适用于如何对待亚信。只要成员国能解放思想、携手共建,亚信必将会迎来更大的发展。

                                                    赵常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