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亚国家形势综述

2016-04-28

 2014年中亚国家形势总体稳定、存在变数,政治上可谓“备战选举年”,经济上普遍增速放缓,安全上压力增大,对外关系上对俄优先的同时看好中国。影响中亚形势的外部因素主要有:欧洲需求减弱;美国和北约从阿富汗撤军;乌克兰、叙利亚和伊拉克局势动荡;俄罗斯加紧独联体区域一体化;中国大力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等。影响中亚局势的内部因素主要有:新一轮议会和总统选举在即、经济增长阻力加大、极端宗教屡禁不绝、边界和水资源纠纷成为热点等。

 

一、政治形势

 

2014年,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各派政治力量开始准备角逐新一轮议会和总统选举,不仅人事变动频繁,而且机构改组幅度较大。塔吉克斯坦虽计划2015年举行议会选举,但因拉赫蒙已于201311月就任新一届总统,各项工作稳步落实,议会选举不会对国家政治生活产生太大影响。土库曼斯坦在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领导下,始终平稳发展,继201312月选举产生新一届议会后,亮点是继续巩固和发展多党制。 

与此同时,中亚国家非常重视维护国家主权和独立、主体民族的国家和民族历史,以及普及国语。该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表现为“去俄化”。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尤其是受乌克兰事件影响,中亚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可谓面临艰难选择:一方面不得不与俄加强一体化;另一方面还要保持独立与主权,避免被俄“吞没”。哈萨克斯坦始终强调与俄一体化只限于经济方面,绝不开展政治一体化。乌兹别克斯坦则坚决不加入俄罗斯主导的、可能损害本国主权的一体化机制。塔吉克斯坦掀起改名潮,将俄式姓名改回塔吉克名字。

 (一)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政府大改组

2014318日,因前总理萨特巴尔季耶夫在2010年担任吉政府驻奥什州和贾拉拉巴德州重建委员会负责人时有贪腐行为,祖国党宣布退出执政联盟,萨特巴尔季耶夫领导的吉政府自动下台。经42日吉议会推举、3日吉总统签署,确定奥托尔巴耶夫(祖国党提名)为新政府总理。新政府组成中,上届政府4名副总理更换了3人,15名部长中只变动文化部长1人。分析人士认为,吉政府此次改组可以说是祖国党的一次胜利,削弱政府中的亲俄势力,并加强与西方合作。

201442日,哈萨克斯坦改组政府,引发政坛一系列人事变动。政府改组后的人事安排是:总统办公厅主任兼国务秘书马西莫夫就任政府总理;总理阿赫梅托夫转任国防部长;下院议长尼格马图林就任总统办公厅主任;国防部长贾克瑟别科夫任国务秘书。86日,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再次大幅改组政府,将内阁部委由17个缩编为12个部和1个国家局。10 22日,国务秘书贾克瑟别科夫出任首都阿斯塔纳市长,原市长塔斯马加姆别托夫转任国防部长。各界几乎一致认为,政府改组意在拼经济,并为选择接班人做铺垫,在依靠旧臣的同时,打造年轻化的“财经团队”,通过扩大备选干部人数,考察并选择自己的接班人。另外也说明,纳扎尔巴耶夫更加重视国安团队建设。根据《首任总统法》,纳扎尔巴耶夫即使不担任总统,仍将领导国家安全委员会,通过掌控国内强力部门而继续掌握政权。

(二)备战议会和总统选举

201443日,哈萨克斯坦议会下院选举副议长扎库波夫为议长,总统大女儿达里嘉继任下院副议长,同时兼任执政党“祖国之光”议会党团负责人。102日,哈举行议会上院选举,更16名议员,托卡耶夫继续担任上院议长。根据宪法,上院议长在总统因故不能履行职务时,有权代行总统职务。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有关纳扎尔巴耶夫有意参加新一届总统选举继续担任总统的消息不断流传10月底,俄罗斯《消息报》又曝料有关原定于2016年的哈总统选举可能提前到20151月进行。哈已于2007年修改宪法,规定总由议会多数党推举(此条款于纳扎尔巴耶夫不再担任总统之后生效)。

乌兹别克斯坦议会下院选举于2014年1221日举行,结果揭晓后90天之内举行新一届总统选举(定于2015329日)。此次选举的意义在于,根据20113月通过的宪法修正案,议会选举后,乌政治体制将由总统制转为“总统议会制”政府总理由立法院(议会下院)中拥有2/3以上席位(单独或联合)的政党提名;总统只能根据总理提请才可解除各州州长和塔什干市长职务(不包括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共和国主席职务)。

吉尔吉斯斯坦新一届议会选举将于2015年秋举行。各政党从2014年起便备战选举,3月底4月初的议会执政联盟变化和政府改组便是其中内容之一。新政府成立后,吉议会内继续保持祖国党、社会民主党和尊严党为执政联盟、故乡党和共和国党为反对派的力量格局。为重振实力,共和国党和故乡党于1020日合并为“共和国故乡党”(合并后共拥有议会120个席位中的44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巴巴诺夫和塔什耶夫联合担任党主席。

 (三)民族国家建设与“去俄化”

2014117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议会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提出国家发展的终极目标是“永恒的国家”哈语音译是“麦格力克·艾力),即塑造永恒不朽的、拥有共同价值观、共同建设、共享繁荣的世俗国家和人民共同体。26日在前往西部石油城阿特劳视察时,纳扎尔巴耶夫表示应考虑将国家名字从现在的哈萨克斯坦改为“哈萨克国”(哈语为哈萨克耶烈),去掉“斯坦”二字。1022日,纳扎尔巴耶夫在会见阿斯塔纳市领导班子时特别指出:“哈萨克国家的历史早在1465年克列汗与贾尼别克汗建立哈萨克汗国时期就已开始,或许当时的哈萨克汗国疆域没有现在辽阔,知名度也不是很高,但那个时代的汗国大都如此,最主要的是,哈萨克汗国奠定了哈萨克国家的基础,我们是先辈伟业的传承者。”2015年,哈将隆重庆祝国家成立550周年。

 早在2007年,塔吉克斯坦总统便号召塔公民回归历史传统,将俄式姓改回塔吉克姓氏,并以身作则,将自己的姓氏由“拉赫莫诺夫”改成“拉赫蒙”,引发第一波改姓氏浪潮,塔族新生儿登记时亦停止使用俄式姓氏。但因塔式姓名对公民赴俄工作学习以及出入境带来一定不便,塔国内又有相当民众将自己的姓氏改回俄式。20141月底,塔总检察长萨利姆佐达在塔《共和国报》上刊文,对此现象加以批评。2月初,塔语言委员会主席沙洛弗佐德也号召塔公民不要使用俄式姓氏。此后,塔公务员掀起新一轮改姓高潮,纷纷将原有的俄式姓氏改为塔吉克姓氏。

 

二、经济形势

 

 受外部需求萎缩、外国投资减少、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美国停止量化宽松政策、乌克兰危机和西方对俄制裁等因素影响,中亚国家经济在2014年普遍存在增速放缓、物价上涨、货币贬值等现象,未来增长压力加大的难题不容忽视。中亚国家也几乎普遍调低未来国家预算和宏观经济指标,努力维护经济稳定。不过,与2008年中亚国家承认陷入经济危机并采取救市措施不同,此轮经济周期中,中亚各国只承认遭遇困难,并不认为陷入危机。其原因主要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采取的救市措施取得积极效果,经济抗风险能力增强,特别是大规模固定资产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惯性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经济下滑速度,甚至在局部地区仍保持繁荣。

 (一)经济增速放缓

  据中亚各国国家统计机构数据,201419月,哈GDP同比增速4%通胀率5.9%GDP增速3.0%(不含库姆托尔金矿为2.7%),通胀率5%GDP增速6.9%,通胀率5.7%GDP同比增长8.1%,通胀率7.8%GDP增速10.3%,通胀率3.23%乌和土GDP增速与去年同期持平,哈、吉、塔增速均出现下降。

导致中亚国家经济增速下降的主要原因: 一是海外劳动力收入下降。塔、吉、乌在俄各有约100150万劳动力,受俄经济不景气影响,劳动力汇回收入和对俄出口下降,导致塔经济亦遭受一定冲击。二是主要出口商品石油、天然气、铝、黄金、棉花等的出口量及国际市场价格下降,出口收入减少。与此同时,尽管各国GDP增速放缓,但相比世界其他国家,仍属较高增长率,其原因主要是国家实施公共投资计划,加大基础设施和固定资产投资,拉动国内消费。

 为刺激经济增长,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20141111发表题为《光明大道——通往未来之路》的年度国情咨文,宣布实施“光明大道”新经济计划,核心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分5年实施,相当于第二个“五年规划”。为此,哈政府预计拨款333亿美元(6万亿坚戈)资金,20152017年还将从国家基金中划拨90亿美元(每年30亿美元)另外,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以及欧洲复兴与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准备向哈提供90亿美元资金用于90个优先项目。

(二)货币贬值

中亚国家的货币汇率受卢布和美元影响较大。受卢布贬值、美元升值,以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的国际收支不平衡等因素影响,中亚国家的货币在2014年均面临贬值压力, 112月,哈萨克斯坦本币坚戈兑美元平均汇率贬值18.3%,乌兹别克斯坦本币苏姆官方汇率贬值9.9%,吉尔吉斯斯坦本币索姆贬值19.7%,塔吉克斯坦本币索莫尼贬值11.2%,土库曼斯坦本币马纳特兑美元的官方汇率基本未变,始终是1美元兑换2.85马纳特。

贬值幅度最大的是哈萨克斯坦本币坚戈。哈央行于2014211日一次性将坚戈兑美元汇率贬值19.3%(从1美元兑155.5坚戈调整为1185,并允许金融机构上下浮动3坚戈)。伴随国际油价持续走低,卢布大幅贬值,坚戈面临再次大幅贬值压力,但哈央行多次表示,即使国际油价低于每桶60美元也不贬值,哈有充分的外汇储备(包括国家基金)应对流动性短缺。

 

三、安全形势

 

  2014年,中亚地区安全热点较多,除宗教极端活动仍屡禁不绝以外,边界、飞地和水资源等问题出现升温。国内宗教极端分子活动虽屡禁不绝,但略有缓解,主要得益于前期控制、打击和宣教措施逐渐显现效果。强力部门重点关注赴叙利亚和伊拉克参战的极端分子动向,防止其回国后制造事端。飞地和水资源等属于地区传统矛盾,在各方均保持克制的大环境下,未发展成严重冲突。

 (一)地区宗教形势和暴恐安全形势新动态

 中亚地区的恐怖和极端组织近年具有两大特点:一是组织结构扁平化(或网络化не иерархические, а сетевые горизонтальные структуры,极少等级制。不具有全国性或地区性的统一领导机构。各团体基本上互不隶属,抓捕破坏某一社团并不影响其他社团活动,强力部门难以破坏整个暴恐网络。二是各组织间联合与跨境作战趋势加强。各暴恐势力不仅“联合作战”,互通信息,而且跨境流动性加强,跨境作战案件增多。比如赴海外参战、培训、发展成员、组织宣传等。据不完全统计,在叙利亚参战的乌兹别克斯坦籍公民有500多人,哈萨克斯坦籍公民有400多人,阿塞拜疆、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各300多人,土库曼斯坦的人数较少。

2014年,中亚反恐形势比较紧张的地区主要有阿塔(吉克斯坦)边界、哈萨克斯坦西部石油产区。哈萨克斯坦西部石油产区年轻人(多石油工人),约90%以上信仰伊斯兰教,俄罗斯车臣和达吉斯坦等地极端分子在此地影响较大(被俄强力部门打击而躲避至此)。据测算,约70%的当地民众受到过萨拉菲思想影响。在“伊斯兰国”影响下,塔利班和乌伊运亦进入活跃期。2014年,阿土(库曼斯坦)边界发生多起塔利班与土边防军交火事件。据悉,原因主要是塔利班受伊斯兰国启示和鼓舞,希望夺取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等油气产区,获取更多资金来源。

 (二)水资源纠纷因罗贡水电站而再次紧张

2014年,中亚地区水资源矛盾因世界银行通过罗贡水电站的可行性报告,以及乌兹别克斯坦所属咸海干涸见底而再度严峻。71418日,世界银行在哈首都阿斯塔纳举行第5次关于罗贡水电站可行性评估报告的专家会,18日发布肯定报告。遭乌政府强烈反对。乌第一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阿济莫夫参会并发言,认为塔政府在其中既当裁判员又运动员,违反公正、透明、合理、遵守国际通行规则的基本评估原则。乌认为,罗贡水电站是苏联时期设计,建筑和环保标准已经过时,不能反映当前的新技术和环保要求,世界最高的大坝(335米)可能引发严重的地质和生态灾难,造成地震频发;河流水量调节失调,下游缺水;威胁下游经济社会安全(对乌而言,干旱或水灾被迫放弃工农业生产,对塔而言,高额的建设经费50亿美元,乌认为至少要100亿美元建设费用,若加上相关配套基础设施则超过150亿美元);引发地区国际关系紧张

俄罗斯对中亚水资源和水电站建设的态度与俄乌(兹别克斯坦)关系紧密相连。两国关系相对较好时,俄赞成乌立场,认为上游兴建大型水电站需考虑下游国家利益,两国关系较紧张时,俄则愿意投资上游国家兴建大型水利设施。在当前形势下,俄实际上支持修建罗贡水电站和卡姆巴拉金水电站,既为换取塔、吉同意俄在其境内设立军事基地,也为将来在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开展合作做铺垫。

 (三)边界纠纷升温

 自独立之日起,国界划分(包括飞地问题)及边界地区安全便是中亚国家间的主要矛盾之一。2014年国界划分和飞地问题比较突出地表现在吉乌边界和吉塔边界地区,全部位于费尔干纳谷地。吉乌两国边民20147月因卡桑萨水库(位于贾拉拉巴德州阿拉布金区)矛盾发生冲突,所幸未有人员伤亡。吉塔交界地区则出现多次交火事件,造成较大人员伤亡。从20131217日起,塔吉交界地区便发生边民冲突。2014111日在靠近吉尔吉斯斯坦的巴特肯州阿克萨地区发生边防军交火事件,双方各有多名军人受伤,两国随后关闭接壤的所有边境口岸。此后,两国外交和安全部门多次沟通协商,基本达成协议,决定和平解决争端。 

与此同时,受乌克兰危机和阿富汗局势影响,中亚国家与阿富汗边界以及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边界地区亦出现紧张态势。尤其是哈北部俄罗斯族聚居地区,受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反政府武装鼓舞,出现一些要求回归俄罗斯的活动。20144月,哈议会审议《刑法》修正案,提高对分裂主义行为的打击力度,对从事宣传分裂主义的行为处罚由原先的监禁最高5年或罚款改为监禁79年,对从事具体分裂行为的犯罪监禁1015年,对拥有武器的分裂分子处以20年监禁1030日,哈内务部长哈斯莫夫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表示,内务部对在哈境内的俄罗斯公民可能从事的分裂主义活动加强了监督力度 

 (四)围绕阿富汗撤军及美在中亚保留军事存在的各方博弈

   关于美国和阿富汗国际援助部队撤离阿富汗后的影响,各方已讨论多年。但具体会怎样、到什么程度,仍充满变数。中亚各国均十分关注,并做好应对准备:一是主张和平解决争端,赞成建立民族和解政府;二是尽可能的给予经济援助,帮助阿富汗重建;三是加强边境守卫,严防恐怖分子渗透;四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在帮助阿富汗的同时,也打开中亚国家通往印度洋和伊朗的通道。比如修建从土库曼斯坦经阿富汗至塔吉克斯坦的铁路,该项目20136月开工后,目前正在紧张施工。2014220日,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四国能源部长在华盛顿签署实施“CASA-1000”项目政府间协议,计划融资10亿美元,建设一条连接4国的高压输变电线,预计2018年建成输电,成为“中亚南亚区域共同电力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123日,从哈萨克斯坦经土库曼斯坦到伊朗的“哈土伊铁路开通运行。

 201463日,美军驻吉尔吉斯斯坦首都玛纳斯机场的“国际中转运输中心”完成全部撤离任务,并举行基地关闭仪式,将基地正式交还吉政府。2014516日,北约在塔什干设立中亚地区代表处,负责加强和协调北约与中亚五国联络合作事务,将为巴基斯坦和中亚国家培训打击贩毒的专业人员,还将与中亚国家在双边协议基础上开展军事装备和武器转让合作。

 2014年,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主要任务是落实执行20121229日通过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2020年前军事合作基本方向》,继续秉持不与北约合作的立场,呼吁和平对话解决叙利亚和伊拉克危机、严厉打击恐怖主义,指责北约未能履行国际反恐联盟责任,实际是在破坏国际反恐合作。为应对可能的外部威胁,集安组织开始探讨建立“统一防空反导体系”(Единая система ПВО-ПРО)和联合空军(Коллективная авиационная сила包括作战空军和军事运输力量等)。

 

四、对外关系

 

 中亚国家对外关系始终坚持实用和平衡原则。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各国结合本国特点和需求,形成不同的对外政策优先方向,并在2014年呈现三大特点:一是应对乌克兰局势,在维护与俄关系的同时,防止其消极后果影响本国发展和稳定;二是哈、吉、塔三国积极与俄发展一体化,俄主导中亚经济合作的能力和意愿进一步增强;三是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获得中亚国家更多理解和接受,各国急盼中国投资。

 (一)对乌克兰局势的反应   

乌克兰局势直接和间接地影响着中亚地区形势,作为独联体成员,中亚国家密切关注乌克兰局势发展。在乌克兰问题上,中亚国家的态度可以归纳为以下四点:一是一致认为应避免使用武力,主张和平协商解决争端,支持明斯克协议。这是中亚国家的一贯主张,也是其尊重联合国决议、遵守国际法基本原则的表现。二是在对俄态度上极其无奈。一方面,中亚国家不愿损害与俄关系,也担心克里米亚模式在本国上演;另一方面,中亚国家希望俄能够遵守国际法基本原则,尊重主权国家的领土完整和不干涉内政,不赞成俄支持乌克兰东部分裂势力。2014326日联合国就克里米亚公投问题表决时,哈、乌两国投弃权票,土、塔、吉三国根本未参加投票。中亚国家对此问题的立场和态度可见一斑。三是忌惮西方导演“颜色革命”。中亚国家认识到,乌克兰局势的起源是西方支持的街头革命。这种政权更迭方式不仅无助于解决各国国内危机,相反只能加重社会对立,极大威胁各国执政当局。四是评估并应对西方对俄制裁的影响。一方面,西方制裁迫使俄扩大与中亚国家的经济贸易合作;另一方面,制裁让俄更加重视中亚市场,推进中亚地区一体化的进程加快、力度加大。这也是俄希望吉尽快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的原因之一;第三方面,制裁导致俄经济困难,进而造成中亚国家在俄打工人员汇回收入减少,部分商品对俄出口下降。

 (二)哈、吉、塔三国确定与俄一体化优先

 中亚国家中,土库曼斯坦坚持中立国政策,不轻易加入区域国际组织,乌兹别克斯坦强调实用主义和效率,多次表示绝不加入可能有损其国家主权的欧亚经济联盟。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三国则愿意与俄一体化,认为此举不仅具有地缘战略利益和经济实用利益,而且具有长期历史中形成的情感因素和人际关系。

 2014529日,俄白哈三国领导人签署《欧亚经济联盟条约》(201511日起生效)。1010日,欧亚经济共同体在明斯克召开成员国元首峰会,签署关于解散欧亚经济共同体的文件,一致同意欧亚经济共同体于201511日起正式停止活动,其功能将由欧亚经济联盟代替。此前欧亚经济共同体所签署的151份协议中的87份依然有效。同日,欧亚经济联盟接受亚美尼亚为新会员(第四位成员)。

 吉尔吉斯斯坦多次表示愿意尽快加入欧亚经济联盟。俄积极推动吉加入,20148月向吉提供5亿美元资金组建“俄吉基金”,1021日又提供3000万美元经济援助,并承诺在2年内向吉提供2亿美元援助,助吉落实相关入盟措施。1223日,欧亚经济联盟与吉签署有关入盟条约,约定所有入盟问题将于201551日前解决,并在5 9日二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前成为欧亚经济联盟正式成员

 塔吉克斯坦亦多次表示愿意加入欧亚经济联盟。鉴于联盟涉及取消内部关境,因此只能等待吉入盟后才能启动塔入盟进程。塔认为,塔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的经济相互依赖极深,约1/4本国公民在俄打工,国内成品油供应也主要依赖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入盟将为塔提供良好发展空间。

 (三)对中国的借助加大

 2014年,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获得中亚国家广泛认可和支持,均认为此举将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将其与本国发展战略相结合。9月习近平主席访塔期间,中塔签署20152020年战略伙伴关系合作纲要》,合作推进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工程以及塔方输变电线路改造、交通和边境口岸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园等合作项目。12月李克强总理访哈期间,中哈签署总额约180亿美元的《产能合作框架协议》。122526日,中哈产能合作第一次对话在北京举行,初步确定了16个早期收获项目和63个前景项目清单,涉及钢铁、水泥、能源、电力、矿业、化工等领域。哈方还希望在食品、轻纺、家具、建材、农业、旅游等领域开展产能合作,并愿意提供融资配套和优惠政策。

(四)对美疑虑增加

 如果说阿富汗战争期间,中亚是美重要反恐合作伙伴和北方运输线关键环节,那么,随着美军撤出阿富汗,中亚已成为美通过地区混乱遏制中、俄发展的重要区域。中东地区和乌克兰局势发展,让中亚国家进一步看清美国的欧亚战略意图。一方面,中亚国家希望美继续留守阿富汗,避免阿局势恶化;另一方面,中亚国家担心美在可控混乱思想指导下,借新一轮议会和总统选举之机,在中亚制造颜色革命。总体上,中亚国家对美戒心加重,大国中亚博弈出现俄进美退态势。

 

                            张宁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