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白哈关税联盟的现状及面临的问题

2011-11-30

    【内容提要】2010年7月,俄白哈关税联盟付诸实践,这是自独联体成立以来,俄罗斯推进原苏联地区国家一体化的重要一步。关税联盟提高了三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影响,三国国内生产总值总额为2万亿美元,贸易总额为9000亿美元,农产品总额为1120亿美元,三国的石油储备总量约为900亿桶,成为世界能源市场上的主要玩家。因此,俄罗斯极为重视关税联盟的建设和发展,但是俄白间的核心矛盾还没有解决,这依然是阻碍关税联盟顺利发展的暗礁。
    2010年7月5日,俄白哈三国总统在阿斯塔纳签署关税联盟启动协议,宣告三国在独联体欧亚经济共同体框架内正式建立关税联盟区,施行统一的海关法。俄白哈关税联盟于2010年1月1日起进入试运营阶段,原订于当年7月1日正式运营,因俄白在石油天然气的关税问题上产生矛盾,白俄罗斯在7月3日才决定加入关税联盟,造成关税联盟的正式运营时间延误。俄白哈关税联盟区建立以后,将大大简化三国海关手续,三国间的货物、人员、资本基本实现自由往来,贸易活动更加便捷。
     一、关税联盟是后苏联空间向一体化方向迈出的实质性一步
    自独联体成立以来,该地区的一体化进程断断续续,说的多,做的少,始终没有大起色。一度被看作独联体一体化核心的俄白联盟也因主权之争处于休眠状态。1999年2月26日,俄、哈、白、塔、吉5国签署建立关税联盟(成立统一关税区、取消海关监管和统一经济空间)的协议,在此协议基础上成立了欧亚经济共同体,试图推动经济一体化进程。关税联盟计划受到了俄罗斯的重视,2007年普京在独联体—集安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体领导人峰会上声明,俄白哈三国将在欧亚经济共同体框架内建立关税联盟和超国家委员会,实行统一海关监管。2008年12月12日三国成立超国家机构—关税联盟委员会,这是俄白关税联盟想做而没能实现的目标。2009年6月,三国又明确提出关税联盟正式运营的时间表和领土范围。2009年11月27日,欧亚经济共同体政府间委员会(俄白哈关税联盟的最高机构)在明斯克召开会议,签署了确定在欧亚经济共同体框架内建立关税联盟的一揽子协议。此后,俄白哈关税联盟成为地区一体化进程中最有成效的行动,独联体地区一体化进程的思路也逐渐清晰起来。
    从2010年1月1日起,关税联盟进入试运营,成员国之间实行统一税率,不再征收进口税,禁止商品税、限制商品税和增值税也将取消,对第三国的商品征收同等税率关税。2010年7月1日三国签署共同海关法以后,统一关税区正式成立,关税联盟结束试运营。除了海关法以外,三国还签署了约20项国际条约,为2012年开始实行统一的技术标准奠定了法律基础。关税联盟是独联体国家建立统一经济空间的前奏,为独联体国家运用统一评估标准,实行同等关税利率,执行一样的商品、劳务和服务政策创造了机会,为发展全面的互利贸易,消除各国间的贸易障碍,促进互利投资和创建统一的游戏规则打下了基础。关税联盟是建立高级经济一体化的雏型和统一经济空间的基础。2012年1月1日关于建立统一经济空间的文件生效以后,俄白哈三国将建立统一大市场,然后迈入经济一体化的高级阶段,建立货币联盟,真正实现劳动力、服务、商品和资本自由流动的共同市场,并在宏观经济政策和货币政策方面实现统一,并开始真正的能源一体化进程。
当前,俄白哈关税联盟呈现出以下两大特点:
    第一,俄罗斯是引领关税联盟向统一经济空间转变,带领关税联盟国家实现经济现代化并转向技术创新经济的发动机。在经济实力方面,俄罗斯占据超强的地位,其市场占关税联盟三国市场总和的90%,与其说是三国的市场联合起来,不如说是俄罗斯扩大了市场,将大国的经济影响扩展到小国。2009年哈萨克斯坦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060亿美元,白俄罗斯为519亿美元,俄罗斯为13000亿美元。白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只相当于俄罗斯的一个中等地区,在一些关键的经济问题上只能服从俄罗斯的意志,俄罗斯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俄罗斯依仗超强的经济实力,在关税联盟中取得领导地位,从2010年1月1日起,由关税联盟委员会规定统一的关税政策和税率。在该机构中,俄罗斯享有60%的投票权,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分别拥有20%的投票权。2010年3月25日,关税联盟理事会根据2009年外贸统计数据确定了三国预算中清算和分配进口关税收入的机制,进口关税收入分配俄罗斯为85%,其余归哈白两国。


    第二,关税联盟的税率俄罗斯化。关税联盟成立以后,白哈两国的关税标准与俄罗斯看齐,俄罗斯80%的商品关税没有变化,特别是俄对从亚洲进口的机器和轿车的关税比白哈高,白哈两国提高此类商品的关税,俄方保持不变。俄实行的350项关税平均提高5%,一些肉产品(香肠、罐头)的关税提高幅度明显。同时数千种的产品,如医疗设备、音响设备、家电产品的关税降低5%。但俄罗斯会利用此次关税调整机会,对一些进口关税低于邻国的商品大幅度提高进口关税,如俄糖果业用的脂肪因国外价格低于国内,所以一直依赖进口,关税联盟运营后,该产品的关税将会提高14倍,价格超过国内同类产品的价格,俄企业将放弃进口而转向本国产品,从而促进本国企业的发展。
    关税联盟国家确定统一的关税以后,哈萨克斯坦的绝大部分出口商品要提高税率。建筑材料的价格将会降低5%,服装价格提高5%至20%,裘皮的关税大幅提高,原来是每公斤1—3欧元,现在每公斤需付7欧元。鞋的关税也同样提高。所有的化妆品,如香水类关税从5%提高到12%,而香皂的关税则从5%提高到15%。进口的大部分药品将征收5%的进口税,鲜花的关税从5%提高到10%。俄哈两国的牛肉依赖进口,所以该项商品的关税没有变化,肉类的关税还有所下降,哈进口商原来需付25%的关税,如果进口配额内的肉类,关税降至15%。活禽类进口关税为5%(哈原免税)。来自俄白的奶制品在哈的价格将会降价,蔬菜的价格维持不变。糖大幅涨价,但巧克力的关税从20%降至5%。烟酒的税率不变,而且因免税使俄罗斯伏特加更加便宜。
    有关轿车的税率是三国间争执最多的问题之一,从2010年1月1日起,哈白两国要将法人进口轿车的关税提高到俄罗斯的水平。原来,哈萨克斯坦规定外国品牌轿车需付其价值10%的关税,俄罗斯为13.5%。俄罗斯要求哈方接受俄的税率标准,确切地说,如果第三国要在哈萨克斯坦建轿车厂,需按俄罗斯的税率标准纳税,如原来使用期不满7年的轿车只需交纳总价10%的关税(相当于每立方厘米发动机为0.1欧元),实行统一关税以后,安装小于1800立方厘米发动机的轿车需交纳报价25%的关税(相当于每立方厘米发动机不少于0.45欧元)。车龄超过5年的轿车需每立方厘米多交1.6欧元,如果发动机体积为3000立方厘米,关税为每立方厘米2.2欧元。如10年车龄,装配2000立方厘米发动机的马自达626型轿车,关税联盟运营前的价格为5000-7000美元,实行新的海关法后,这辆车还需多交6496美元。2009年12月三国签署关税联盟条约以后,白方仍然没有将进口轿车的关税提高到俄罗斯的水平。之后三国达成协议,先对法人进口轿车实行统一关税,对自然人进口私用轿车的税率不进行统一规定。这项政策的弊端是,白俄罗斯利用其关税低于俄哈的优势,将进口轿车倒卖到这两个国家,以赚取差价。据白俄罗斯国家海关总署的资料,2010年第一季度,白俄罗斯自然人进口的轿车比上一年同期增加2倍,为43700辆。
    关税联盟成员国虽然在一些具体问题上还存在分歧,但正如俄总统梅德韦杰夫的评价,关税联盟标志着欧亚经济共同体内的合作提高到了新的水平。建立关税联盟的努力源于俄方认为与原苏联地区国家实现经济一体化是复兴俄罗斯经济的前提条件。特别是在世界金融危机、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受阻、俄白联盟休眠、欧盟试图通过“东部伙伴关系计划”,建立有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白俄罗斯、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参加的自由贸易区等诸多复杂的外部和内部因素的作用下,地区一体化的意义不断提高,关税联盟为保护本国市场免受廉价进口商品的冲击,加强独联体国家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分量具有重要作用。
    二、俄白间的核心矛盾依然是阻碍关税联盟顺利发展的暗礁
    在建立关税联盟的过程中,缺少相互理解与信任导致俄白关系再度紧张。俄白之间曾于1995年2月建立关税区,得到国家资金和税率优惠的白俄罗斯企业可以自由进入俄罗斯市场。这项政策对俄罗斯的拖拉机和农业机械、货车、糖业、奶业产生冲击。但由于双方在税率方面的分歧无法弥合,俄白关税区只是纸上谈兵,同时因多重税收,白俄罗斯市场对俄商品呈现关闭状态,并造成在俄方关税区内出现大规模的走私活动。俄白哈关税联盟成立以后,自动抵消了未建成的俄白关税区。


    在俄白有关关税联盟的谈判中,两国的分歧集中在俄向白方征收出口石油税。白俄罗斯坚持取消出口税,要求俄每年提供2150万吨免出口税石油(相当于俄每年补贴白方55亿—60亿美元),并试图利用关税联盟问题压俄罗斯让步。白俄罗斯认为自己是关税联盟中最重要的国家,可以保证关税联盟国家的商品进入欧洲市场,因此没有白俄罗斯就没有关税联盟。显然,白方过高估计了本国的作用,而拖延加入关税联盟的行动没能阻止关税联盟成立。2010年1月1日,关税联盟试运行,俄罗斯海关开始对出口白俄罗斯的石油加工产品,包括从俄运往白俄罗斯的石油化工原料征收出口税。这一政策严重打击了白俄罗斯境内加工俄石油的企业,2010年的加工量仅是上一年的60%,白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的石油加工产品大幅度减少,直接影响到白俄罗斯的外汇收入。2009年化工产品在白出口结构中占37.9%的份额,2010年第一季度降至25.2%,第一季度的贸易逆差增加了12亿美元。俄罗斯取消对白俄罗斯天然气的优惠价格以后,白俄罗斯的能源产品涨价,贸易逆差增加,外汇短缺。俄的政策导致俄白关系紧张,白俄罗斯甚至威胁退出关税联盟。2010年6月8日俄对白实行12项贸易限制措施,最重要的是提高石油和一些石油产品的出口税。如果白俄罗斯不签署关税联盟文件,俄罗斯将对出口白俄罗斯的天然气征收出口税,这对白经济是更加沉重的打击。
    同时,俄罗斯明确表示,只有在统一经济空间框架内才有可能讨论白俄罗斯的要求,俄的这一立场得到了哈萨克斯坦的支持,俄哈两国一致认为只有在建立三国统一经济空间后才能取消石油出口税。石油出口是俄罗斯国家主要财政收入之一,俄方如果作出让步,预计每年损失70至80亿美元,况且俄方一直对白方向第三国出口俄石油加工产品的投机行为不满。俄罗斯每年供应白俄罗斯2150万吨石油,其中仅630万吨免税,而且必须用于本国消费。2010年5月28日,白俄罗斯拒绝出席圣彼得堡关税联盟国家总理会议,表示对俄政策的不满情绪。但白的这一做法没有起作用,俄哈两国达成了一系列双边条约,于2010年7月1日实行关税同盟海关法并建立临时的司法机构解决法律争端。经过一番较量,2010年6月11—12日梅德韦杰夫和普京与卢卡申科在莫斯科就白俄罗斯加入关税联盟的问题进行会谈后,卢卡申科决定加入俄哈关税联盟。俄强调,在统一经济空间形成之前,俄将根据白国内需求确定免税石油的供应量,但对向第三国出口的石油产品仍然保持现行的税率。普京总理强调,石油和石油产品税问题属于建立统一经济空间时才能解决的问题,与关税联盟的机制无关,因为关税联盟国家间的这类贸易税在统一经济空间协议批准以后就不再适用了。统一经济空间是比关税联盟更深层次的经济一体化进程,不只在货物流通方面无障碍,而且包括资本、劳动力、服务方面自由流动,使用统一货币,最重要的是实行各国间的劳动分工。因此,白俄罗斯并不期待关税联盟的这一发展前景,因为它认为统一经济空间是俄恢复对独联体地区统治的计划。
    最终,白俄罗斯作出让步,同意俄罗斯对石油征收出口税,与此同时,俄罗斯在征收轿车进口税方面向白俄罗斯让步,不强行要求白俄罗斯进口轿车的海关税与俄罗斯拉平(白俄罗斯进口轿车的海关税比俄罗斯的同类税收低30%—40%)。如果按俄罗斯的税率征税,白俄罗斯市场上的新车份额就会减少四五成。白俄罗斯维持原有税率不变,它就会成为从欧洲向俄罗斯出口轿车的集散地,冲击俄罗斯的汽车产业。后来俄罗斯部分同意了白俄罗斯的要求,在2010年7月1日关税联盟运营以后,白方还将维持对自然人进口轿车的原有关税不变,即对自然人携带入境的外国品牌轿车维持低税率,如果该轿车的所有人出售或转送,需向俄方全额支付进口税。另外,俄罗斯同意白俄罗斯提出的提高自行车车轴、货车和康拜因、机床、电机的税率,上述产品对保护白俄罗斯机器制造业非常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白俄罗斯面临两种选择,加入关税联盟或退出俄罗斯市场。白俄罗斯只有与俄实现一体化计划时才有机会获得俄提供的低价能源,反之卢卡申科就要按国际价格购买俄石油。而且,从2010年7月1日起,俄白两国于1995年4月6日签署的关税联盟协议废止,俄白关税区自动取消,白俄罗斯进入俄罗斯市场的商品会受到限制。加入关税联盟,对于白俄罗斯来说,不只是解决本国市场狭小的问题,而且是解决本国经济发展中所需的资源、能源和资本不足的问题。关税联盟带给白俄罗斯的好处不只在能源和市场方面,而且白俄罗斯的商品认证书将得到俄哈的承认,这对于白俄罗斯产品进入俄哈是利好条件,有利于白俄罗斯生产商加强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市场上的地位。关税联盟对白俄罗斯的益处还有,可以吸引更多的外资到白俄罗斯建合资公司,包括轿车组装。白俄罗斯获得了更加广泛的市场。卢卡申科基本没有选择余地,因为近10年卢卡申科的支持群体发生了变化,如果过去他主要依靠农民、退休人员、中小企业的员工,那么现在卢卡申科主要依靠白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寡头、银行家、强力部门的支持。这些人需要廉价的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空间、过境运输,而这些只有俄罗斯能够提供。如果白俄罗斯不加入关税联盟,政府财政收入大幅减少,将会导致其生产下降,内需减少,货币贬值,银行金融体系陷入危机,对于白俄罗斯来说,除了加入关税联盟,别无选择。


     2010年7月6日,在欧亚经济共同体成立10周年之际,白俄罗斯终于签署关税联盟海关法,正式加入关税联盟。虽然白俄罗斯最终加入关税联盟,但俄白之间在出口税方面的分歧仍然存在,俄白两国关系并没有因此步入和谐发展的轨道,仍是危机重重。当前,俄白关系矛盾主体现在三个层面:在战略层面,俄白重新一体化的形式关系到俄罗斯在原苏联地区的领导地位问题。白俄罗斯是俄罗斯实现独联体国家一体化计划的首选国家,不同于乌克兰,两国以俄白联盟为基础建立起特殊的国家关系。但两国的一体化进程并不顺利。在地区层面,两国在一些重大的问题上意见不一致,白俄罗斯拒绝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卢卡申科甚至不考虑曾对俄的承诺,与萨卡什维利在克里米亚会晤。实际上,白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实行免签证制度以外,还为格鲁吉亚公民自由进入俄罗斯提供便利,并进口在俄市场上禁售的格鲁吉亚葡萄酒和矿泉水及其他格鲁吉亚商品。关税联盟运营以后,卢卡申科如不改变政策,就会再次充当在俄市场,也就是在关税联盟市场上销售格鲁吉亚商品的中间商。更严重的是,2010年7月15日,萨卡什维利出现在白俄罗斯电视屏幕上,扬言卢卡申科不会与俄领导人进行建设性的对话。与此同时,白俄罗斯也积极加入欧盟提出的“东部伙伴关系计划”,为吉尔吉斯斯坦前任总统巴基耶夫提供避难等。在俄白双边关系层面,卢卡申科公开声明俄罗斯是白俄罗斯安全的主要威胁。俄白矛盾由来已久,矛盾若稳妥解决,有利于关税联盟向前发展,矛盾若激化,则不利于俄罗斯落实独联体国家重新一体化战略。
    三、关税联盟对促进独联体国家的经济一体化起到了积极的示范作用
    1991年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一直在寻求一种恢复原苏联地区国家重新联合的道路。独联体成立之初似乎是一种取代苏联的模式,但一开始就不成功。波罗的海三国没有加入独联体,而寻求加入欧盟;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公开敌对;俄格2008年冲突以后,格鲁吉亚正式退出独联体。俄白联盟同样是俄罗斯为恢复原苏联地区国家联合的一种尝试,也没能实现建立俄白联盟国家的目标。与独联体和俄白联盟国家不同,关税联盟是更加现实和有实际利益的一体化组织形式,是独联体地区近20年来在经济一体化方面达成的第一个具有实际意义的成果。但是关税联盟的最大弱点是,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实力悬殊,利益矛盾难以调和。由于俄罗斯的经济实力明显占上峰,白哈两国一方面试图从关税联盟中得到经济好处,但同时又反对从属于俄罗斯,担心俄罗斯控制了本国经济,成员国不愿意牺牲本国的利益以顾全关税联盟的利益。因此当本国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时,成员国有可能终止执行关税联盟海关法,从而使关税联盟名存实亡。俄白对立情绪强烈,虽然俄天然气工业公司已占有白俄罗斯天然气运输公司50%的股份,但俄仍然在进一步加强影响,哈白有理由担心俄吞并本国某些企业或行业。关税联盟正式运营后,俄白哈三国在经济方面的竞争性加强,商业格局面临重组,将会淘汰一些竞争力不强的企业,尤其会对实力不强的中小企业造成一定的冲击。由于哈萨克斯坦的税法比俄更加宽松,哈在资源、交通和能源、土地资源、人力资源方面占有优势,对俄企业和俄罗斯的大商人具有吸引力,商业竞争会更加激烈,哈方希望中国的资本进入哈以平衡俄的经济影响力。哈居民的消费水平低于俄罗斯大城市,哈萨克斯坦对于俄来说并不是有吸引力的商品市场,但哈是一个很理想的生产基地,特别是在未来20—30年,哈是向巴基斯坦、伊朗、阿富汗及中亚国家市场扩张的平台。关税联盟在激烈的商业竞争环境中如何保持和谐发展,是俄罗斯必须面对的问题。
    对于俄罗斯来说,关税联盟只是建立统一经济空间的第一步。俄的下一个目标是着手在2012年将关税联盟转变为统一经济空间,建立货币联盟,统一通讯市场,而最主要的是建立共同的石油和天然气市场,届时白俄罗斯才可以获得俄哈国内价格的石油、石油产品和天然气。但在对俄哈能源再出口方面,白俄罗斯仍然得不到任何好处。为建立统一经济空间,关税联盟国家还需要签署批准50多项协议,首先白俄罗斯必须与俄罗斯协调宏观经济政策和货币政策。另外,三方还要解决自然垄断项目活动的一些规则和原则,如对工业和农业补贴方面达成一致,在上述诸多环节中,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关税联盟是俄提出的联合后苏联空间国家的重要形式,关税联盟实行的自由贸易原则对独联体国家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摩尔多瓦、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等独联体国家都表示希望在独联体地区实行上述自由贸易原则。但俄的独联体政策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梅德韦杰夫总统明确指出俄独联体政策是“建立在俄民族利益之上的务实政策,是以实现国家现代化和吸引外资为基础的政策”。俄不会为了独联体国家之间的合作做亏本的生意。俄方明确表示,关税联盟中的优惠条件不会适用于该组织以外的国家,只有加入关税联盟才能享受上述自由贸易条件。俄的这一政策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对独联体地区的经济一体化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当前,独联体国家中除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以外,其他国家间已达成取消贸易出口税的协议,有关取消进口税问题也基本达成协议,也就是说除了关税联盟国家之外,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摩尔多瓦、塔吉克斯坦和乌克兰也开始采用关税联盟的一些规则。这样,独联体国家就有望开始起草有关建立独联体国家自由贸易区的条约。


    当前,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已经明确表示要加入关税联盟。乌兹别克斯坦对地区经济一体化非常感兴趣,愿意与独联体国家加强经济合作,但对关税联盟的一体化形式存有疑虑,暂不打算加入。乌克兰是否加入关税联盟,各方关注。从经济的角度讲,乌克兰加入关税联盟和统一经济空间有利于其经济发展。但乌克兰没有参加建立关税联盟的谈判,因此如果打算加入关税联盟,其准备工作至少需要近10个月的时间。同时,乌国内的政治和经济精英还要就该问题达成共识,因为2010年4月1日乌克兰议会就拒绝讨论乌克兰加入关税联盟和统一经济空间问题。亚努科维奇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维护国内政治脆弱的平衡与稳定,防止产生更大的经济问题,乌克兰总统要应对2012年议会选举,所以近两年内,乌克兰不太可能加入关税联盟。
    从客观上讲,独联体国家有必要联合起来整合该地区的贸易和工业潜力,以应对世界金融危机和全球化的挑战,这也符合俄的长期战略利益。但关税联盟还面临一系列复杂问题:第一,缺少综合考虑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发展因素的地区经济一体化构想;第二,关税联盟如何兼顾独联体国家不同的经济发展模式,将全球化与地区化融合在一起,解决关税联盟与世贸组织成员国的关系;第三,俄白哈关税联盟还不完全符合国际标准,如按国际标准,成员国90%的贸易应该是免税的,而俄白之间贸易仍然保持着一定的关税,而且是占俄白贸易额三分之一的石油;第四,关税联盟成立以后,有关法律发生了变化,俄应该向世贸组织成员国做出相应的解释;第五,关税联盟对第三国的海关监管还存在一些漏洞,其外部边界监管由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负责,主要加强对来自中国消费品的监管。俄白实行自由贸易规则以后,中国商品不再经俄罗斯企业,而是经白俄罗斯企业进入俄罗斯。2010年前4个月,白俄罗斯与中国的贸易额增加65%,超过6亿美元。中白还签订了20项经贸合作协议,将落实100个合作项目,中国向白俄罗斯的投资总额超过150亿美元,其中包括在白俄罗斯建设轿车生产合资企业的项目,卢卡申科甚至考虑建立中国工业园区。这些情况已经引起了俄方的注意。
    虽然关税联盟还存在不少需要解决的问题,但关税联盟在促进三国经济发展,提高经济效益,加强经济实力方面的潜力值得关注。如果用数字表示的话,俄每年将增收4000亿美元,哈白两国各为160亿美元,在2015年前有望使成员国国内生产总值增加15%。关税联盟提高了三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三国国内生产总值总额为2万亿美元,贸易总额为9000亿美元,农产品总额为1120亿美元,三国的石油储备总量约为900亿桶,成为世界能源市场上的主要玩家。俄白哈占世界出口小麦总量的17%,三国在世界粮食市场上也将占据关健地位。可以认为,关税联盟的综合经济实力有利于俄罗斯加强本国在国际经济格局变化中的地位,是俄罗斯实现本国现代化,应对国际经济形势变化的重要借重力量。

</P>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