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俄罗斯的能源战略和中俄能源合作

2011-11-30

    【内容提要】新时期俄罗斯能源战略的目标是:加大勘探开发投入,增加石油储量和适当提高产量,以克服国际金融危机后石油产量下降和出口收入锐减的后果;降低能耗,提高能效;发展非常规能源。俄罗斯能源战略的突出之点是在继续重点向欧洲供应能源的同时积极开拓亚太市场,中国被确定为俄罗斯在东北亚的优先合作伙伴之一。近年来,中俄能源合作取得突破性进展:中俄原油管道实现对接和即将通油;两国石油上下游合作起步;核能、煤炭、电力合作迈出实际步伐。天然气谈判卡在气价上,但终归会谈拢。总之,中俄能源合作前景良好,但谈判和实施不易,会在不断克服困难的过程中扎实向前推进。
    俄罗斯作为世界能源大国,其能源战略是建立在对其能源生产和出口潜力估计之上的。中俄能源合作的发展也与俄能源生产和出口潜力有直接关系。
    一、俄罗斯的能源储量及生产和出口状况
    俄罗斯是世界能源资源大国和能源生产、出口大国。在能源资源储量方面:煤炭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18%,天然气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27%,石油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7%。
    在能源生产方面:2008年,俄罗斯生产电力10000亿千瓦/时,占世界总发电量的5%;煤炭产量3.26亿吨,占世界的5%;石油产量4.88亿吨,占世界的12%;天然气产量6020亿立方米,占世界的20%。
    在能源出口方面:2008年俄罗斯出口电力210亿千瓦时,出口煤炭1亿吨,出口石油2.43亿吨,出口天然气1950亿立方米。东西伯利亚和远东蕴藏有丰富的能源资源。水力资源占全俄的81%,煤炭储量占全俄的46%, 石油储量占全俄的15%,天然气储量占全俄的12%。东西伯利亚和远东能源生产现状:生产的电力占全俄的19%,生产的煤炭占全俄的36%,生产的石油占全俄的12%。俄罗斯东部地区石化能源资源特别丰富,但开发程度很低。仅在克拉斯诺雅尔斯克边疆区的北部、萨哈共和国的西部和中部以及萨哈林,开采数量有限的天然气。在萨哈林开始较大规
    模开采石油。煤炭、石油、电力不久前才成为出口的行业。2008年向东北亚国家出口7亿千瓦/时的电力,2250万吨石油,1600万吨煤。
    鉴于俄罗斯能源资源丰富,产量巨大(现在俄天然气和石油产量均居世界第一),而内部消费有限,这为俄罗斯出口能源资源,特别是向中、日、韩等东北亚国家出口能源资源、发展能源合作提供了可能。
    二、新时期俄罗斯的能源战略
    俄罗斯能源战略是建立在丰富的能源资源、巨大的生产和出口潜力之上的。俄罗斯早在2003年就出台了《2020年前能源战略》,旨在发展能源产业,开展国际能源合作,维护国家能源安全。后来,随着国际国内能源形势的变化,尤其是2008年下半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俄罗斯在2009年8月又提出了《2030年前能源战略》。该战略确定了分三步走的目标。第一阶段(2013—2015年)的目标是加大石油勘探开发的投入,增加石油储量和适当提高产量,克服金融危机后石油产量降低和油价下跌造成的出口收入锐减的后果。第二阶段(2015—2022年)的目标是在发展能源行业的基础上降低能耗,提高能源效率。2030年单位GDP能耗要2005年降低50%以上。第三阶段(2022—2030年)的目标是重点发展非常规能源,首先是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太阳能、风能、水能。将这些非常规能源在电力生产中所占的比例从32%增加到38%以上。
    在新时期俄罗斯的能源战略中,东北亚的地位得到进一步提升。在苏联和叶利钦时期,俄罗斯国际能源合作主要面向欧洲。普京上台后推行能源出口多元化政策,在继续向欧洲输送能源,尤其油气的同时着手开辟亚太市场。《俄罗斯2020年前能源战略》提出向东北亚能源出口占俄罗斯出口总量30%的目标。21世纪初,俄罗斯在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加大了对能源勘探、开发以及能源管道和电力输送线路建设的投入,能源产量和运输能力显着提高,向东方出口有所增加。《俄罗斯2030年前能源战略》继续坚持向东方开放的政策,提出向东方出口石油由2008年占总出口量8%提高到22%—25%,天然气由2008年的零出口提高到19%—20%。俄罗斯开辟亚太能源市场是由以下因素决定的:
   (一)资源接替因素。俄罗斯石油工业从1864年在巴库开始机械采油算起,走过了146年的历程。经过了约半个世纪,高加索产油区走过了产油颠峰期,接替它的是伏尔加—乌拉尔采油区。伏尔加—乌拉尔采油区的顶盛时期在20世纪50—70年代,只有20多年,接替它的是西西伯利亚产油区。西西伯利亚产油区现在是俄罗斯主要产油区,承担向国内和向欧洲及独联体其他国家输送石油、天然气的重任。但是,西西伯利亚石油产量已达峰值,产量开始缓慢下降,亟需新的产油区来接替。当今能够接替它的是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因为这一地区油气蕴藏丰富,勘探率和开采率很低,又与消费潜力巨大的亚太油气市场毗邻,要使这一地区成为西西伯利亚的石油接替区,必须促进新的产油区的成长。


  (二)经济因素。首先,能源在俄罗斯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俄罗斯能源行业的产值占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4,占全国工业总产值的1/3,其收入占联邦财政预算收入的近一半,其出口创汇额也占到全国的近一半。能源行业的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国家的兴衰。苏联解体与上世纪80—90年代石油低价也有关系。普京上台后,俄罗斯经济复苏得益于油价暴涨和油气出口旺盛。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导致欧洲从俄罗斯进口石油减少和油价暴跌,俄罗斯经济严重受挫。因此,通过开辟亚太市场,扩大同东方的能源合作是俄罗斯培育新的石油接替产区并进而维持现有的能源生产和出口潜力的当务之急。其次,苏联解体近20年来东西伯利亚和远东经济发展滞后,与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制约了整个俄罗斯的发展和繁荣。从全面振兴俄罗斯出发,亟需尽快开发东西伯利亚和远东的能源,扩大同东方的能源合作。
   (三)地缘政治、经济因素。俄罗斯对欧洲油气出口占其油气出口总量的82%。但是近年来,出现了欧洲油气市场缩小的趋势。首先,前几年俄与乌克兰、白俄罗斯接连发生断气、断油风波,欧盟国家油气供应安全受到威胁,纷纷寻求新的油气来源,以减少对俄罗斯油气的依赖。其次,欧盟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较快,油气在整个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逐步减少。第三,国际金融危机后欧盟经济不振,对油气的需求不旺。因此,俄罗斯亟需开辟东方市场,弥补欧洲市场缩小留下的空间。但是,俄罗斯只会逐步、有限度地减少对欧洲能源市场的依赖,而不会完全取消对欧洲的依赖。欧洲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仍将是俄罗斯油气头号销售市场。其原因是:俄罗斯主要的油气生产基地仍将位于西西伯利亚,距欧洲近;通往欧洲的油气管道网早已建成,并不断向欧洲供应油气,并正在兴修通往欧洲的新管线。俄罗斯正在通过向欧洲供应油气获得大笔石油美元,没有必要改变这一状况;俄罗斯通向东方的石油管道的铺设正在向前推进,中国支线已于2010年10月接通并即将开始供油,但中俄天然气管道的谈判在进行中,而建成、通气则在几年之后。在近期东方不会取代欧洲,成为俄罗斯最大的能源销售市场。
    中国在俄罗斯东北区能源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被俄罗斯定为其在东北亚的“优先”合作伙伴之一。这是由于:中国是俄罗斯的近邻,两国有漫长的共同边界;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对能源的需求不断增加,是俄罗斯在东北亚最有发展潜力的销售市场。
    三、中俄能源合作现状、问题和前景
    中俄能源合作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磋商,直到近一二年,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才取得突破性进展。
    中俄原油管道对接成功,开始向中国供油。2008年10月中俄在莫斯科签署《关于斯科沃罗季诺—中俄边境原油管道建设与运营原则协议》等能源合作文件。根据这些文件,中国向俄罗斯提供250亿美元的货款,中国在未来20年中获得来自俄罗斯的3亿吨原油。这条管道每年可向中国输送1500万吨原油。此后,两国在2009年2月在北京就“贷款换石油”签署了正式协议,2009年4月,双方签署《中俄石油领域合作政府间协议》,从而使这一项目最后被确定下来。2009年4月和5月中俄原油管道工程俄罗斯境内段和中国境内段分别开工。2010年10月管道完工,俄罗斯即将开始向中国输油。俄总统梅德韦杰夫9月27日在北京参加竣工庆典。
    中俄在石油上游开发、下游加工和销售的合作取得进展。中石化在2006年6月获得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99.49%股票以及中石油全资子公司中油国际(CNPC)2006年7月以5亿美元购买了在伦敦上市的俄罗斯石油公司66225200股股票后,在香港注册的中俄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于2009年10月收购俄罗斯松塔尔石油天然气公司51%的股权,取得了东西伯利亚两块储量为600亿立方米天然气田的勘探开发权,中国在参与石油上游开发方面取得进展。与此同时,俄罗斯在参与石油下游加工、销售方面也取得进展。根据协议,中俄于2007年11月在天津注册成立了中俄东方石化(天津)有限公司,经营炼油项目和中国北方300—500座加油站。2009年10月,中俄签署中石油和俄石油《关于推进上下游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确定俄罗斯通过海路每年向中俄东方石化提供1500万吨原油。2010年9月21日,中俄东方石化有限公司举行奠基仪式,年炼油能力达1300万吨的原油加工项目正式动工,其中70%的原油由俄方提供。王岐山和谢钦两位副总理参加了奠基仪式。
    中俄就修建两国间天然气管道和俄罗斯向中国供气签署框架协议。2009年6月中俄在莫斯科签署《天然气合作框架协议》和《谅解备忘录》,中俄天然气合作谈判进入正轨。迄今谈判举行了多次,包括天然气供应量、路线、气源在内的一些主要问题大致已经敲定,惟有价格还未谈拢,以致正式协议未能签署。发展中俄天然气合作符合两国利益,也是大势所趋,最后签订协议只是时间问题。


    中俄在核能、煤炭、电力等领域的合作全面展开。中俄在完成田湾核电站一期工程后,二期工程的合作正在积极筹划和准备实施。煤炭合作是中俄能源合作的一个新亮点。中国企业开始向俄罗斯煤炭工程投资,2009年逾10亿美元。俄罗斯已开始向中国供应煤炭,2009年逾百万吨,2010年有望有大的增加。电力合作两国酝酿已久,最近也取得积极进展。双方决定进一步深化电力领域的合作,包括实施中俄供电第一阶段项目和恢复向中国边境地区售电。《俄罗斯远东、东西伯利亚和中国东北地区合作纲要》将发展两国边境地区的能源合作列为重要的内容,项目共27个,涉及石油、煤炭、电力和非传统能源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的实施将大大提升两国能源合作的水平。
中俄能源合作近年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发展中俄能源合作是双方的共同需要,符合两国的利益。中俄是近邻,在能源领域互补性很强,两国都可以从合作中得到好处。如果两国不利用这种互补性,对双方都是一个损失。
    其次,两国领导人和企业高度重视中俄能源合作。他们都把中俄能源合作列入重要的议事日程,重大的能源合作项目都亲自过问并直接参与。两国企业都以相当大的热情发展同对方的合作。例如,中哈原油管道修通后,俄罗斯公司立即筹划利用这一管道向中国输油,并在2008年实现了这一计划,还计划将每年的输油量提高到500万吨。
    第三,两国成立了副总理级的能源工作小组,已建立推进能源合作的机制。为改变两国能源合作久拖不决的状况,中俄元首决定成立副总理级的能源工作小组,中方以王岐山为首,俄方以谢钦为首。该小组的职责是向国家元首负责解决合作中的难题。迄今中俄能源小组已召开6次会议,对推动中俄能源合作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为解决两国能源合作的难题,推动两国能源合作较快发展,两国确定了合作的三原则:一是长远、全面的原则,二是市场原则,三是互利共赢、充分照顾彼此关切的原则。事实证明,只要严格遵循这三项原则,站得高,看得远,互谅互让,两国能源合作中的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如果只顾眼前,斤斤计较,寸步不让,两国能源合作就难以推进。
    第四,国际金融危机客观上推动了中俄能源合作的发展。表现最明显的是中俄石油管道和供油协议的达成。危机的爆发和随之出现的油价暴跌,使俄罗斯经济受到很大的冲击,能源行业成了负债大户,其中天然气工业公司负债610亿美元,俄罗斯石油公司负债210亿美元,石油管道运输公司负债77亿美元。这一时期俄罗斯财政吃紧,经济衰退,2009年GDP负增长8.7%。在此情况下,俄罗斯急需启动中俄能源合作项目,取得资金,缓解国家和企业的经济困难。
    中俄能源合作尽管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总体来说进展缓慢,而且天然气合作谈判仍在继续。如果两国最高领导层不作出决断,短期难以谈出结果。因此可以认为,中俄能源合作谈判较之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能源谈判以及俄罗斯与欧洲国家能源谈判困难得多。中俄能源合作为什么会出现这一情况,两国领导人定下的能源合作谈判时限几乎总是不能按期结束谈判、签署文件?主要原因是:
    第一,两国和两国企业都有各自不同的利益,各自在谈判中尽量维护自己的利益。当然,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很自然的,也是不可避免的。
    第二,企业的利益与政府的利益不尽一致。企业关心的是利润,国家领导人关心的是保证能源出口(俄罗斯)和能源的稳定供应(中国),以保证经济正常运行和社会稳定。由于企业和政府的关心点不同,以致国家领导人作出的决定企业难以贯彻执行。例如,普京总统2004年提出要在不长的时间内修建一条中俄原油管道和两条中俄天然气管道,但迟迟得不到落实。又如,中俄两国领导人2008年10月提出11月25日前签署石油合作正式协议,但数度延期,直到2009年4月才签。再如,中俄两国领导人2009年6月提出两国在2009年10月签证天然气合作正式协议,但又是数度延期,直到现在还未谈出结果。


    第三,两国在确定合作伙伴时存在多种选择。俄罗斯为油气出口国,由于这些年来油气资源相对紧缺和油价走高,有条件选择最佳的合作伙伴、最理想的条件和最合适的价格,可以以强势地位同中国讨价还价。中国作为油气进口国,尽管当前是卖方市场,能源形势总体对进口国不利,但是世界能源总体上是供略大于求,不难从其他地方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而且近年来中国接连在中亚、非洲、中东等地区取得进展,加之外汇充足,技术装备水平提升,谈判地位也不弱。因此,双方都有条件从其他方向找到合作伙伴,不是缺了对方就不行。
    第四,两国企业在谈判中还不能做到相互理解,换位思考,互谅互让,以致谈判长期没有结果。正如普京总理最近指出的那样,双方在谈判中几乎在每一个问题上都争得声音嘶哑,各不相让。最近双方在天然气价格问题上僵持不下,各有各的道理。中方认为,中国在土库曼斯坦和澳大利亚只用165美元/千立方米购得了天然气或液化天然气,为什么非要多花数十美元去买俄罗斯的天然气呢?俄方认为,我们运到海参崴的天然气成本就达200美元/千立方米,俄罗斯卖到欧洲的天然气价格超过300美元/立方米,怎么可能同中国做赔本的生意呢?要解决这一问题,双方都要站得高一些,看得远一些。只要从长远考虑,从战略上考虑,总会找到妥协点的。正如普京总理所说,尽管双方争得很厉害,但总能谈妥。在天然气问题上必定也会是如此。
总之,中俄能源合作前景是良好的,但谈判和实施不易,会在不断克服困难的过程中不断向前推进。因此,要对两国能源合作抱有信心,持以恒心,作艰苦努力,去争取成功。
</P>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