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16 +1合作”之舟行稳致远的重要会晤

Օ周东耀

 

李克强总理2017年11月底出席第六次中国一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和正式访问匈牙利,是中共十九大闭幕后中国国家领导人对欧洲方向进行的一次重要外交行动,对于推进“16+1合作”之舟行稳致远、促进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五年的实践也表明,中东欧工作有其固有的特点,其挑战和难度也不容低估。

 

李克强总理2017年11月26—29日在布达佩斯出席第六次中国一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和正式访问匈牙利。这是中共十九大闭幕后中国国家领导人对欧洲方向进行的一次重要外交行动。这次会晤恰逢“16+1合作”启动5周年,对于推进这一合作深入发展、行稳致远,促进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五年的实践也表明,中东欧工作有其固有特点,其挑战和难度也不容低估。

 

五年的成绩斐然,有目共睹

对于“16+1合作”这个机制,欧洲舆论界评论一直褒贬不一,甚至国内也有人对其前景表示担忧,这很自然。问题在于这一机制能产生什么效应,能做成多大蛋糕,谁能从中分得多少?目前世界上各种组织、机构和机制多的是,若论在五年内所获得的绩效,“16+1合作”机制至少名列前茅。先拿几个数字做例子。

如,中国同中东欧16国之间的经济合作稳步增长。双边贸易额从2010年的439亿美元增至2016年的587亿美元,在同期中欧贸易中占比不断提高[1]。中国从中东欧国家进口农产品增长超过300 %,中欧班列累计开通超过6000列,其中经停中东欧国家的也不在少数。中国企业对中东欧16国累计投资从2010年的近30亿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90多亿美元。

又如,双方的产能合作有序推进,先后建成波黑斯坦纳里火电站、贝尔格莱德跨多瑙河大桥、波兰弗罗茨瓦夫城市防洪设施等一批标志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为促进中东欧国家就业和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此外,结合中东欧国家区位优势,多方联合提出匈塞铁路、“中欧陆海快线”、“三海港区合作”等多个重大倡议,推出200多项具体合作举措。为解决合作中面临的融资难题,中方鼓励双向资金融通,牵头设立了100亿美元专项贷款、“16+1”投资合作基金、“16+1”金融公司等重大融资安排。在论坛会上,李克强总理还宣布了两项新的举措:一是中国一中东欧银行联合体正式成立,国家开发银行将提供20亿等值欧元开发性金融合作贷款;二是中国一中东欧投资合作基金二期已完成设立,募集资金10亿美元,将主要投向中东欧。

11月28日会晤期间,匈塞铁路项目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至旧帕佐瓦段开工仪式在贝尔格莱德举行。塞尔维亚总理布尔纳比奇在致辞中称匈塞铁路是“一带一路”倡议下的跨境基础设施项目,是欧洲和中国的重要合作项目,将使塞尔维亚成为巴尔干地区的交通运输中心;项目开工是中塞两国合作取得的新的重大进展,标志着双方合作进入一个新的重要阶段。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王晓涛表示,自2013年11月中匈塞领导人共同宣布合作建设匈塞铁路以来,中塞双方密切配合、通力协作,保证了项目顺利推进。他希望两国建设者精心施工,高质量完成项目建设,使匈塞铁路成为一条友谊之路、合作之路、发展之路,成为象征中塞两国友谊的新的里程碑[2]

近5年,中国与中东欧国家间的人文交流迅速加强是一大亮点,突破了建交60多年来的规模和速度。中方大力推进教育、文化、卫生、旅游、媒体、智库、政党、青年、地方等各领域交流与合作,先后举办“16+1”旅游年、人文年、媒体年以及其他丰富多彩的人文交流活动。中国与中东欧国家之间新开6条直航航线,双向留学生数量翻了一番,中东欧16国均已成为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国。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办孔子学院29所,学习汉语学生越来越多,新建友好城市55对。人文交流加强了中国与中东欧国家民众的相互了解,促进了中华文明与欧洲文明的互学互鉴。由于生活水平的提高,交通及电信的便捷,中国旅游者去中东欧国家的人数直线上升。捷克驻华大使馆旅游处人士称,这几年中国去捷克旅游者从10多万、20多万增加到2015年的30万人次,2016年达到40多万、2017年有望超过50万人次。

5年来,“16+1合作”局面渐次打开,机制日趋完善,各领域合作取得长足进展,“共建、共创、共享”的合作理念深入人心。相互之间的政治互信日益加深。中国同中东欧国家高层互访频繁,双方坚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整体关系水平不断提升。中国先后同塞尔维亚、波兰和匈牙利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同捷克成为战略伙伴。各方就“16+1合作”的发展方向达成广泛共识,依托“16+1”领导人年度会晤机制为主平台,连续发布《中国关于促进与中东欧国家友好合作的十二项举措》、《中国一中东欧国家合作中期规划》以及一系列合作纲要,建立约20个领域合作机制,引领合作持续深入发展。

这次领导人会晤的主题是“深化经贸金融合作,促进互利共赢发展”。会晤期间,李克强总理出席了“16+1”领导人圆桌会议、第七届中国一中东欧国家经贸论坛开幕式,与中东欧16国领导人共同见证签署“16+1合作”项目协议,并同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见。李克强还同本次会晤东道国总理欧尔班、下次会晤东道国保加利亚总理鲍里索夫共同会见了记者。马其顿一位官员说,每年能同中国这样大国的总理会晤一次商讨经贸合作,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16+1合作”机制对小国来说真是求之不得的好机会。中方还决定要搭建更多合作机制和服务平台,包括加快推动成立“16+1”中小企业联合会,为中小企业互通有无、洽谈项目架起“鹊桥”。

针对欧盟有的政客和媒体对“16+1合作”机制的疑惑,同过去几次一样,会晤先后吸收了欧盟、奥地利等6个观察员,主动同维谢格拉德集团等地区合作组织对接,使合作之门越开越大,惠及面越来越广。实践证明,“16 +1合作”不会损害欧洲整体利益,而且能够为欧洲一体化进程注入正能量,也助推了中欧关系均衡发展。正如李克强在论坛上所说,“16+1合作”是中欧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有益补充,“16+1合作”是跨区域务实合作平台,我们始终遵循公开透明原则,坚持在中欧关系和欧盟有关法律法规的框架下开展合作。“16+1合作”是开放的,欢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参与,开展三方合作,实现多赢。

万事开头难。“16+1合作”实现了开门红,迈人新的成长阶段,需要明确新方向、注入新动力。会晤期间,李克强同中东欧领导人一道,围绕“经贸金融合作”主题,总结了5年来的成功经验,规划了未来发展蓝图。

 

目前的挑战和困难也需重视和克服

近几年,中国发展与中东欧国家关系的重大进展,也引起了欧洲一些政客和媒体的疑虑。在抱有冷战思维的欧盟某些人看来,“16+1合作”无疑是分裂欧盟,把“新欧洲”11国从欧盟中拉出去;“一带一路”则是实现这一目的的重要手段,因而接连在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项目上找茬,匈塞铁路就是一例。

2017年2月20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欧盟委员会正在调查中国贷款的匈塞铁路的“财务可行性”,以及项目是否违反了“公开招标”的欧盟法律。

而这一调查正是在匈牙利段筹备工作基本完成,可以进入实施阶段之际。上述报道在中国媒体披露后,2月28日欧盟驻华使团微博说这是“常规惯例,与匈当局在技术层面会谈和了解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7年夏天起,西方一些报刊陆续报道了欧盟确实在不断干扰中国高铁进入欧洲的大量事实。德国的西门子集团和法国的阿尔斯通公司2017年9月下旬合并其铁路的业务部门,成立“西门子一阿尔斯通”集团,抗衡中国中车集团。法新社9月26日发自巴黎的这条消息的导语就明确地说:“这是一个对抗中国巨头中国中车的经济联姻,也是法国和德国协商出来的政治联合。”[3]

在这之前,德国西门子公司还曾考虑与加拿大的庞巴迪合并,并洽谈了很长时间。“德国之声电台”网站9月25日报道说,随着中国厂商的赶超,这老牌三强感受到巨大的竞争压力。

同时,欧盟严格审查战略领域的外国投资,主要矛头也是针对中国。奥地利《新闻报》网站2017年8月25日报道说,中国人在欧洲的投资规模是欧洲对华投资的5倍,这对欧洲是挑战。欧委会主席容克提出欧盟要就控制外国投资设立一个新的“框框”,保护欧盟的集体安全。报道明确说,这主要是针对中国投资。

欧洲媒体对这些内容的大力传播,不仅扰乱了欧洲民众,其中包括匈牙利和塞尔维亚人们的思想,而且对这两个国家的领导层也增加了极大压力。一家中东欧智库人士明确地说,欧委会在匈塞铁路问题上所谓要调查匈方的“财务的可行性”,以及项目是否违反了“公开招标”的欧盟法律是借口,实际是德国和法国等多家公司都想参与到匈塞铁路的建设中来,一方面是想遏制中国在中东欧的影响和势力,二是想参与其中的投资、装备、技术及管理,得到实际的经济利益。

由于欧盟等调查的干扰,匈牙利段开始的进程大大推迟。匈牙利外交与对外经济部部长西亚尔托11月26日在会晤期间说,匈塞铁路现代化改造工程匈牙利段的公共采购程序11月27日宣布,预计2020年底将可开工建设。他认为这个项目的招标需要半年至一年,设计和许可证的取得需要大约两年时间,这样施工将大约在2020年底开始[4]。这比原来计划的开工推迟了好几年。会晤期间,匈牙利一些媒体也对匈塞铁路翻新的作用、造价、中国的目的等提出异议。

目前,中国与中东欧经贸发展中还存在不少问题,双方贸易额只占中欧贸易总额的11%,投资存量占比仅为2%左右。中方贸易顺差大,出口额往往是进口额的三四倍。中东欧国家经过20多年的经济转轨,大一些的和有特色的企业绝大多数已被西欧企业所控股或成为它们的加工厂,而小企业和农产品竞争力差。中方理解他们对贸易失衡的关切,也表示愿意增加进口,进一步扩大双边贸易、加强相互投资和经济技术合作,充分发挥与各国政府间经济联委会等经贸交流机制的作用,积极推动投资贸易便利化,为经贸关系持续健康发展创造良好条件。

目前,中东欧国家政局总体稳定,社会秩序良好,虽然都是多党议会制,但大多数政党都愿意和中国发展各方面的关系。中东欧国家政府任期一般都是4年,执政党轮流上下都很正常,16个国家平均每年几乎都有四五个国家政府更换,如2017年就有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和捷克等国更换了政府。中国投资的项目一般都是较大工程,不能一蹴而就。如匈牙利欧尔班政府在经济上对华友好,也想搭乘中国经济发展快车,积极参加中国一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提出“向东开放”政策,支持中国参与的匈塞铁路建设,但匈牙利也面临2018年4月的国会大选,这对多党制的政府来说是最重要的事。

对中国公司来说,要去中东欧国家承包大型工程项目,确实面临很大挑战,最大的问题就是相互不了解或很难了解,尤其是对欧盟成员国,既要了解成员国的法规,又要了解欧盟的法律。欧盟国家公共采购制度严格,这是欧盟的“好借口”,也是成员国难办的事。

中国企业习惯了在亚非国家承包项目,但在应对中东欧较发达国家项目的履约能力仍有不足,配套的法律、商务、技术、融资人才欠缺;在项目策划、合同谈判、工程管理、索赔仲裁等方面项目缺乏经验,不懂当地语言,无法与业主直接进行交流,失去了减少损失、规避风险的不少机会。

在中东欧国家,中国工人的工作签证很困难,大量的技术工人入境需要长期签证。环保、法律和自身管理等问题也是必须考虑的因素。据业已在中东欧工作过的企业总结经验认为,如贝尔格莱德多瑙河大桥及附属连接线项目主要面对的是技术和社会问题,波兰高速公路项目主要是竞标价格过低而导致资金严重不足,黑山高速公路项目主要是技术标准转化问题,等等。

总之,中国与中东欧16国的合作已经有了良好的开始,我们坚信在合作中能够克服前进道路上的各种困难,把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推向一个更新的阶段,为中欧人民福祉作出更大的贡献。

 



Օ周东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1] 李克强署名文章:“推动‘16+1合作’和中匈关系迈上新台阶”,《匈牙利时报》,2017年11月24日。

[2] 中国中东欧国家智库合作网络,“匈塞铁路塞尔维亚贝—旧段举行开工仪式”,2017年11月30日。

[3] “西门子—阿尔斯通诞生”,法新社巴黎2017年9月26日电。

[4] 杨永前:“匈塞铁路项目匈牙利段预计2020年底开工”,新华社布达佩斯2017年11月26日电。


创建时间:2020-05-07 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