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选举后的乌兹别克斯坦

Օ潘大渭

 

2016年12月14日米尔济约那夫正式就任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不仅实现了该国政权的平稳过渡,而且励志图新,在短时间内改变了乌兹别克斯坦封闭、缺乏活力的状况,受到外界广泛的关注。米尔济约那夫对内放松了对社会和媒体的控制,减少国家对经济领域的干预,努力发展多元经济合作关系,打造亲民的政府形象;对外在延承原有“等距离外交”原则基础上,强调中亚国家的同质性,把发展中亚国家及周边国家的关系放在首位,为中亚地区的整合输入新的活力。

 

2015年至2017年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先后完成了总统大选。在这三个总统选举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乌兹别克斯坦新当选总统米尔济约耶夫。

米尔济约耶夫2016年在乌总统选举中获胜,同年12月14日宣誓就任总统。2017年2月7日米尔济约耶夫推出了《2017—2021年五个优先发展方向的行动战略》,这是他的执政纲领,集中体现了他的执政理念,虽说只提“五个优先发展方向”,实际上涵盖了国家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的各个方面。这个《行动战略》实际上是乌兹别克斯坦推行政治经济改革的路线图。

一、内政方面采取的措施

米尔济约耶夫在国家治理上努力打造开放、民主和亲民的形象,把实施这个计划开局之年的2017年定为“人民对话和保障人的利益年”。在政治上,放松高度集中的监管,开始着手释放政治犯,为被封杀的朱拉耶夫、乌斯曼诺娃和阿索莫夫这三个乌兹别克斯坦著名艺术家恢复名誉并使其重返舞台;开放总统专用道路,归还因占用总统道路而被扣押的车辆;允许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高级官员访问乌兹别克斯坦;向地方放权,放松对社会和媒体的监控,要求政府官员与公众直接对话。譬如,强行规定官员必须参加电视的公开采访,现场回答公众提出的问题;在政府网站开设网络接待窗口,受理情况的结果直接公布在总统的Face—book(脸书)上,老百姓可以通过网络直接向总统提出建议或投诉。在经济上,减少政府对企业的干预,为私营企业(包括私营银行)和中小企业提供发展条件,经营农产品出口的企业向国家出让的外汇收益,从原来的50%减少到25 %。乌兹别克斯坦是棉花种植国,棉花在当地被称为“白金”。为了保证棉农的利益,政府明文规定禁止强迫征购棉花,并且开通直线投诉电话。乌兹别克斯坦原有的外汇管理制度造成外汇比价畸形,严重制约了对外经济开放和合作。2017年央行多次下调苏姆对美元的汇价,使苏姆尽量接近市场实际比值。9月,央行出台新的外汇管理政策,放松居民购买外汇的限制。根据乌兹别克斯坦的国情,提出纺织、建筑材料、果品蔬菜、制药、旅游为投资优先领域。吸引多元渠道的投资,计划2017—2021年吸引投资77亿美元,其中世界银行27个项目30亿美元、亚洲发展银行25个项目37亿美元、伊斯兰发展银行10亿美元。在权力架构上,米尔济约耶夫一方面延用以往的“家族政治”,把大女婿图尔苏诺夫和二女婿沙哈诺夫分别安排就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和总统安全局副局长;大女婿的父亲(总统媒人)出任国家卫队司令,由他们直接掌控人事安排和精英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在卡里莫夫多年的集权和任人唯亲的干部路线影响下,乌兹别克斯坦缺乏社会垂直流动机制,米尔济约耶夫暂时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团队,不得不依赖一些老的官员来协助治理国家。他从过去曾失宠于卡里莫夫的一些领导人中挑选一些人来平衡强力部门势力,再次启用对他感恩戴德的一些人。这些人有:总理阿里波夫、乌兹别克斯坦航空公司总裁兼副总理罗济库诺夫、负责组织和干部工作的总统第一副顾问卡西莫夫。前塔什干市市长图里亚加诺夫出任国家工程项目和建筑—安装质量监察总局局长及国家设计和建设委员会主任。因安集延事件乌与西方关系变冷而辞去外交部长职务的萨法耶夫,重新任总统外交事务顾问。为了提高管理效率,吸引接受过西方教育、无明显政治倾向的年轻技术官员参与国家经济管理,如任用耶鲁大学毕业的舍尔马托夫和霍贾耶夫分别担任信息技术和通讯发展部副部长和央行副行长,日本一桥大学毕业的阿卜杜卡哈罗维奇担任国家旅游发展委主席。在这次调整权力结构过程中,米尔济约耶夫故意疏远前财政部长阿济莫夫的势力。后者在卡里莫夫时代曾被视为实际的政府总理。在卡里莫夫逝世后似乎有一个约定,由米尔济约耶夫担任总统和阿济莫夫担任总理组成一个执政联盟。现在看来,随着自己权力的巩固,米尔济约耶夫已不再需要这样的联盟,安排阿济莫夫去主管发展家禽的项目。值得注意的是,米尔济约耶夫在很短的时间内基本完成了以他的家族为核心,以技术官员为支撑的权力结构。

米尔济约耶夫当政后采取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显著改变了乌兹别克斯坦原有封闭、缺乏活力的状况,受到外界广泛的关注。当然,目前在乌兹别克斯坦出现的这些变化还不能说是全面系统的改革,所做的一切首先是为缓和和解决国内累积多年的矛盾,增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和巩固自己的权力。在他提出的《2017—2021年五个优先发展方向的行动战略》中,重点放在发展经济,涉及政治改革的内容多为配合实现经济发展的目的。

二、外交方面采取的举措

在外交领域,米尔济约耶夫在坚持卡里莫夫的“等距离外交”的原则基础上,把发展中亚国家及周边国家的关系放在首位。米尔济约耶夫在2016年11月塔什干举行的《中亚:相同过去和共同未来,合作、持续发展和共同繁荣》国际研讨会上首次阐述了他的对外方针。他首先强调中亚地区各国的同质性,强调发展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提议成立“中亚地区区域和企业界领导联合会”这样一个泛中亚地区的发展方案,通过发展交通和增强相互交融促进在中亚地区的经济贸易关系的发展,达到维护中亚地区安全和稳定的目的。为了预防极端伊斯兰教势力,分别在撒马尔罕和塔什干成立“伊玛目·布哈里国际研究中心”和“伊斯兰文化中心”。他在会议上还提出,为了更好利用水资源,启动确定和标定中亚国家边界的进程。在代为行使总统职务时,米尔济约耶夫就开始着手改善与塔的关系。为了减少边境摩擦,在国际组织协助下与吉划定了近80%的边界,减缓了2016年3月在温加尔一捷帕山区冲突后的两国紧张关系。米尔济约耶夫呼吁和平解决双方争议问题。在正式当选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后,他邀请吉前总统阿坦巴耶夫访问了乌兹别克斯坦。2016年12月底,乌与塔两国开放边界,开设塔什干一杜尚别定期航线,结束了近25年来两国之间“闭关锁国”的状态。深化中亚地区国家的合作,整合中亚地区的政治、经济资源,这原本是中亚国家的普遍想法,问题是以往一些建议由于乌反对或游离在外,都没有取得实际成效。这次乌兹别克斯坦首先提出这一构想,使得中亚地区的整合出现积极的迹象。

米尔济约耶夫正式就职后,首先访问了中亚地区的中立国土库曼斯坦。他2017年3月22—23日访问了哈萨克斯坦,4月4—5日访问了俄罗斯,5月11—15日访问了中国,9月5—6日访问了吉尔吉斯斯坦,10月25—26日访问了土耳其。他几乎访问了所有中亚国家,虽然没有访问塔吉克斯坦,但在2016年12月乌兹别克斯坦副总理阿济莫夫率团访问了塔吉克斯坦,极大缓和了两国关系。米尔济约耶夫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表示愿意与塔解决阿拉贡水电站问题。

米尔济约耶夫在调整外交政策时表现出以下一些特点。

第一,米尔济约耶夫将中亚地区国家的同质性作为这次调整外交政策的切入点。这次调整的方向明确,即重点是中亚国家和穆斯林文化的国家,希望从文化认同和历史认同的角度拉近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以开放、宽容和务实的新姿态和新形象换取邻国的信任。

第二,乌兹别克斯坦不计前嫌主动调整与中亚和土耳其的关系出于其长远战略谋划。从近期来看,米尔济约耶夫作为继卡里莫夫以后的第二位总统,他必须有所表现和作为,才能提升自己的威望,增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他改善外部环境,一是为了推进国内经济改革和发展创造有利条件,二是提升乌兹别克斯坦在地区的影响力,改善乌兹别克斯坦在国际社会的形象。从长远来看,在这里不难看出塔什干凯觑中亚地区主导国的意图。乌兹别克斯坦地处中亚核心,与所有国家都接壤,同时又是中亚人口最多的国家,资源相对丰富。乌兹别克斯坦认为自己具备中亚地区领袖的自然票赋和历史文化条件。乌兹别克斯坦在国内推行的一系列改革也是契合这一战略目标。它要成为地区的领导者,首先必须对邻国要有吸引力和亲和力,使邻国有安全感,同时具备相应的实力。这是卡里莫夫想做而没有做成的事。

第三,乌兹别克斯坦虽然延承原有的“等距离外交”立场,但针对不同国家各有轻重。米尔济约耶夫首访选择土库曼斯坦,因为土是中立国家,乌以此向外界做出暗示,减少外界的猜疑和顾虑。但在中亚国家中乌把重点放在哈萨克斯坦。乌希望成为中亚地区发挥重要作用的国家首先必须与哈保持良好关系,特别是要处理好与纳扎尔巴耶夫的关系,在适当的时候还要突出哈萨克斯坦在中亚地区的作用。在这次访哈期间,米尔济约耶夫公开表示,哈是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有能力协调中亚地区的一切问题。俄罗斯虽然不是完全意义的中亚国家,鉴于俄对该地区的影响,以及俄对中亚地区的外交定位,倚重俄符合乌兹别克斯坦的目前战略利益。所以,他选择了很快访问俄罗斯,并在这次访问期间与俄签署了14个文件和35亿美元的贸易协议,还取消了俄罗斯进口商品的消费税,开通两国农产品便利化海关通道。乌国家油气公司与俄天然气工业公司签署了自乌进口天然气资源中期(5年)供应协议。在2016年11月米尔济约耶夫担任过渡总统职务时,俄乌双方签订了《军事技术合作和两国国防部双边合作协议》。虽然近期乌未必会加入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但乌是有指向性地在经济和军事领域深化与俄罗斯的关系。

第四,中国是乌第二大贸易伙伴国,最大的投资来源国,在乌境内有700多家中资企业。乌不仅需要中国的资金,而且需要乌中关系来平衡俄罗斯的影响。米尔济约耶夫参加了于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访华期间还与中国签署了百亿美元以上的经济合作大单。乌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寄予厚望,还主动与吉携手准备启动“中吉乌”铁路建设。

迄今,乌兹别克斯坦动作很大。鉴于乌兹别克斯坦是会影响中亚地区形势变化的地区大国,其未来动向需要密切关注。

 



Օ潘大渭,上海社会科学院中亚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创建时间:2020-05-07 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