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俄美“欲和又狠斗”的一年

Օ闫晓东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和普京“互赏、互赞”,表现出强烈的“欲和”愿望。然而,事与愿违,特朗普2017年1月就职后,迫于美国内兴起的“通俄门事件”的强大压力,不但不能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反而增强了制裁俄罗斯的力度,使俄美在各个领域的较量更为加剧,俄美关系重回“斗多合少”的状态。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和普京都热衷于赞赏对方,共同表示出改善俄美关系的强烈愿望,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然而,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就任总统后,俄美在多个领域又重新陷入对峙和博弈的常态,甚至激烈程度空前,使2017年成为俄美“欲和又狠斗”的一年。

 

特朗普和普京坦露俄美“欲和”的强烈愿望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统计,过去3年多的时间里,特朗普以不同方式提到普京的次数多达80多次,对俄罗斯特别是对普京的态度与奥巴马“仇俄、遏俄”的态度完全不同,虽偶有指责,但总体表现出异常的好感。2013年10月3日,特朗普对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拉里·金说:“普京做了非常棒的工作,比我们国家更聪明。”2013年11月11日,特朗普在FOX的电视节目上说:“我去了莫斯科,去了俄罗斯,他们对我太好了,我遇到了许多难以置信的人。”2015年3月18日,特朗普对英国《每日邮报》称,他与普京的“关系非常好,如果我有我应该有的地位就太好了”。特朗普还说收到普京的礼物和一封优美的信。2015年9月28日,特朗普在自己的大厦内对记者说:“普京是一个好人,比我要好。”2015年12月21日,特朗普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对普京一直有良好的直觉,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伙计,在立场观点上我对他总有一种好感。”2016年下半年,随着美国进入总统竞选阶段,特朗普对普京的态度趋于谨慎,但还是多次公开称赞普京的领导力,9月初,特朗普在福克斯新闻台一档电视节目中说:“我这样告诉你,在领导力方面,普京能得‘A’,而我们的总统做得却没那么好。”“我们能够与普京和俄罗斯有良好的关系。”他竞选获胜后还多次公开表达希望在自己任期内改善美俄关系的意愿,期待美俄两国未来在反恐等全球性问题上合作。2017年2月6日,特朗普在“超级碗”比赛期间,当主持人奥莱利说到普京是“杀手”时,特朗普反驳说:“有许多杀手,你觉得我们国家很清白吗?”此外,特朗普在配备自宫班子时,反复考量最后选择了与普京有较好私人关系的埃克森美孚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出任国务卿。2012年,普京曾授予蒂勒森“俄罗斯人民友谊勋章”。蒂勒森在特朗普竞选总统时一再表示愿意“改善美俄关系”。

反观俄罗斯,长期抨击、抵制美国霸权的普京,对特朗普的热情表现投桃报李,格外友好。普京在一次媒体见面会上对特朗普给予高度评价,赞赏“他很有才华、人格出众”,是“大选的绝对佼佼者”。普京还说,欢迎特朗普“准备恢复全面成熟的俄美关系”[1]的表态。特朗普一直视普京的评价为一种“巨大的荣誉”。2016年12月29日美国政府(当时还是奥巴马执政)以“干预美国大选”为由,宣布35名俄驻美大使馆和俄驻旧金山领事馆官员为不受欢迎的人,勒令他们与家人在72小时内离境。对此,俄外长拉夫罗夫建议普京同样驱逐35名美国外交官,以作为对美国的回应。但普京却决定不驱逐美国驻俄外交官,而是邀请其子女前往克里姆林宫参加新年和1月7日东正教圣诞节庆祝活动,表达了对即将上任的特朗普的友好情意。美国大选揭晓数小时后,普京第一个发电表示祝贺,并称美国“选举以特朗普先生令人信服的胜利而落幕”。之后,两人多次通电话,商讨俄美合作、共同打击“伊斯兰国”,以及共同推动叙利亚和整个世界和平和稳定事宜。普京希望与美国新总统和新政府建立良好商务关系和建设性关系。美国白宫声明,特朗普与普京的通话是改善美俄关系的重要起点。鉴于特朗普和普京的相互赞赏,国外一些媒体指出,特朗普还没正式上台,俄美两国元首完全沉浸在“甜蜜的热恋之中”。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俄美关系“对立和争斗”的常态

俄美关系成为美国党派斗争的牺牲品。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登上总统宝座后,迫于国内巨大压力,采取了一系列不利于改善俄美关系的措施和政策,使俄美关系急转直下。

1.美国继续通过北约加大对俄罗斯的军事压力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颠覆西方国家的传统军事理念和实践,声称“北约已经过时”,这让欧洲盟友震惊,让俄罗斯一时暗喜。但在2017年1月27日英国首相访问美国时,他出尔反尔向特蕾莎·梅保证“百分之百支持北约”。之后,特朗普强调“北约没有过时”[2],称赞它在打击恐怖主义、维护国际安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随后,北约按计划在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部署4个加强营,在东欧数国境内部署并维持1个美国陆军装甲坦克旅,扩大了军事演习的规模,增加了军事活动的频率。4月11日特朗普正式签署文件,确认黑山作为第29个成员国加入北约组织,使其成为巴尔干地区一个重要战略支点,对俄罗斯安全构成威胁。5月25日,特朗普实现他担任总统后的首次出访,出席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明确显示出美国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为应对北约的攻势,俄加强了军事力量的部署,在俄西部地区新组建了3个摩步师,并将1个合成集团军的司令部向西前推至沃罗涅日,加强了各种战备训练。针对北约一直持续在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增添兵力,3月30日,普京签署命令,2017年7月起俄武装力量扩充到190. 3万人。9月中旬,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在两国境内,进行了俄20多年以来规模最大(持续一周)的“西方—2017”军演[3],有1.27万人参加,出动近70架飞机和直升机、包括约250辆坦克在内的680辆战斗技术装备,近200门火炮和近10艘战舰。此次俄自两国军演,引起北约高度紧张。随后,北约在瑞典举行了20年来规模最大的“极光—2017”军演。

2.美国加快部署反导系统

特朗普上台后,加快了反导系统的部署。在欧洲,美国在一些国家的反导系统已经投入初始作战准备。在波兰、罗马尼亚和捷克等国,反导系统MK-41发射装置改进后便可安装射程达2400公里的“汤姆霍克”巡航导弹,已部署在俄西部边境附近。在韩国,“萨德”是美国完成其全球反导系统的关键部分。2017年4月中旬,美国不顾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将“萨德”反导系统所需物资已全部空运到韩国东南部的星州地区。4月15日,美国副总统彭斯访问韩国,要求韩方尽快组织实施以保证使用。针对美国部署反导系统的举措,俄总参谋部作战部门警告美国,这威胁到俄的国家安全,将引发新一轮武器竞赛,俄及时进行了有20多支战略火箭军部队参加的防备演习,演练了“不怕导弹防御系统”的“亚尔斯”导弹的防御作用[4]。此外,俄罗斯按照在加里宁格勒地区对付美国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方式,在远东地区部署更多的“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以及空基X—101巡航导弹,一旦需要就可以对“萨德”进行摧毁性打击[5]

3.美国在乌克兰危机问题上增加博弈砝码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根本不提克里米亚是乌克兰领土,甚至还表示过它是俄罗斯领土。但特朗普出任总统后不久就要求把克里米亚交还乌克兰作为改善俄美关系的条件。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2017年2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期待俄“归还”克里米亚,以缓和乌克兰的局势。对此,俄严厉表示,俄罗斯现在不讨论,以后也不会讨论这个问题。俄外交部强调,俄罗斯不会“归还”自己的领土。为彰显俄罗斯国家的独立、自主,2月18日普京签署命令,宣布俄从即日起临时性承认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州部分地区乌克兰公民和“无国籍”人士的一系列身份证件,准许他们免签证进出俄罗斯。7月18日,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自行成立了号称“小俄罗斯”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6]。乌克兰政府乃至美国方面认为,没有俄罗斯的支持,该地区根本不敢这样做。

4.美国加大对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使用武力

2017年4月7日,特朗普以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发生“化武事件”、造成严重人员伤亡为由,下令向叙利亚中部的沙伊拉特军用机场发射了59枚战斧式巡航导弹。4月8日,特朗普向美国国会致信,称如有必要,准备采取进一步的军事行动。事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说巴沙尔“无疑”应对这次“化武袭击事件”负责,“巴沙尔政权已经面临末日”,并要求俄罗斯“认真考虑”是否继续支持巴沙尔政府。对于美国突袭行动,普京斥责这是美国搞的一场“阴谋挑衅”,“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犯”。美国突袭叙空军基地后,俄罗斯已单方面暂停履行美俄关于叙利亚空域安全备忘录,俄2016年刚服役的最先进的战舰之一“格里戈罗维奇海军上将”号护卫舰已加人了叙利亚作战海军编队[7]。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明确表示,俄罗斯将继续给予叙利亚政府以支持。普京直言,俄美关系在特朗普上台之后,无论是在双边关系,还是在军事合作方面都明显倒退。俄美之间的互信,尤其是军事互信不仅没有改善,而且还恶化了。特朗普则称,美俄关系处在历史最低谷,能否改善还不确定。

5.俄美在外交领域,相互制裁

随着俄美围绕地缘政治利益在军事领域的尖锐对峙和博弈,在外交领域同样进行了激烈的争斗。2017年4月12日,俄罗斯在联合国强硬否决了美英法三国提出的叙利亚生化武器的决议草案。俄外长拉夫罗夫指责,“这是在没有任何全面调查就试图偷偷通过一份毫无根据的谴责叙利亚政府的安理会决议案。自然,我们不能支持这一企图”[8]。7月25日,美国国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施加制裁的方案。28日,普京声明,俄罗斯“已经足够耐心和克制,我们不能无休止地容忍美方蛮横无理的制裁”。俄外交部宣布对美反制措施,要求美国在9月1日前,将美国驻俄大使馆、驻圣彼得堡等领馆的工作人员总人数削减至755人,以与俄驻美人员规模相当。这是有史以来“俄(苏)美之间最大规模的互相驱逐外交人员行动”[9]。8月2日,特朗普迫于国会压力,正式签署了对俄制裁法案,使该法案成为法律。他不得不承认“我们与俄罗斯的关系目前处于空前和非常危险的低谷”[10]。  8月21日,普京任命被西方国家视为“强硬派人物”的俄副外长安东诺夫为新任驻美大使。9月1日,美国政府下令关闭俄罗斯驻旧金山总领馆,以及设在纽约及华盛顿的两处外交附属机构,并声称这是对俄驱逐美外交人员的“对等”报复。次日,美国政府还派特工人员搜查了这三处地方。俄罗斯外交部对此斥责美方是“前所未有的侵略行动”[11]。外电认为,“俄美外交战不断升级,进入恶性循环的新阶段”。11月13日,美国司法部宣布正式将在美国的俄罗斯电视台“今日俄罗斯”(RT)列入外国代理人名单,引发俄方针锋相对的回应。14日俄议会和国家杜马把在俄境内的CNN、美国之音等媒体列入外国代理人名单,待提交总统批准后生效[12]

6.俄美围绕无硝烟战争的一些领域展开激烈较量

①网络战。美国在网格战领域处于世界前列,美军网络战部队超过9000人,年开支约为70亿美元。2017年2月美国国务院成立了信息战中心,并拨出1. 6亿美元的专款。北约也成立了专门网络机构对付俄罗斯。对此,俄罗斯高度重视,认为取得在信息领域的胜利比动用武器作战取得胜利意义更大。2月22日,俄军高调宣布成立信息战部队。俄国防部长绍伊古称,这支部队比2014年建立的网络战指挥部更有效、更强大。俄方透露,这支部队1000人左右,每年经费约为3亿美元。最近美国政府要求联邦机构和部门在90天内删除俄罗斯卡巴斯基实验室的产品,称此杀毒软件可以秘密扫描全球计算机,以获取美国政府的文件和秘密信息[13]。从2016年年底开始爆料的所谓俄网络“黑客”攻击美国网站、透露希拉里不良信息、帮助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的案情发酵至今,足见俄美网络战的作用之大。10月下旬,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等三家媒体遭受攻击,俄方情报机构怀疑是西方“坏兔子”病毒为报复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所为[14]

②谍报战。两国的间谍船、监测站不断深入对手后方,相互窥视、盯梢,以便搜集对方情报。2—3月间,美国称俄罗斯海军“维克多列昂诺夫号”侦察船两次出现在距美国海岸只有20英里的康涅狄格州潜艇基地附近[15]。3月15日,美国司法部正式指控4名俄前官员参与实施了“雅虎5亿邮箱入侵事件”。7月5日,俄罗斯司法部宣布141个非政府组织(NGO)被列为“外国代理人”名单。最近,普京在与俄高级军官和检察长会面时称,2017年上半年,俄罗斯共破获30名外国间谍活动案,查明200多名与外国情报机构合作的嫌疑人。

③疑似生化战。俄新闻媒体称,2017年夏,美国空军宣布招标采购12个“正常人类核糖核酸(RNA)”样品和27个“正常新鲜冷冻人体滑膜”样品。招标条件中指定捐助者应为俄罗斯人或是欧罗巴人种,所有样本都应在俄罗斯采集。俄罗斯最大门户网站Rambler.ru调查显示,很多俄罗斯民众认为美国采集俄罗斯人生物资料是为了制造生物武器,并对此感到非常恐慌。俄库班国立大学基因学系主任沃尔琴科说,当前美国的行动背后可能是一个庞大的计划。对于采集俄罗斯人生物资料一事,10月30日,普京在俄人权委员会会议上强调,“的确是目前有人正在全俄罗斯采集生物资料,针对俄罗斯联邦不同地区、不同种族的民众”,“我们是他们巨大兴趣的目标”,“不用对此害怕。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我们也得做我们必须做的”[16]

 

俄美未来关系将回归“斗多合少”的常态

纵观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俄美关系(以及前苏美关系)“斗多合少”,未来的俄美关系将会回归这一发展路径。在俄美关系这一对矛盾体中,美国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呈现出美攻俄守的总态势。俄罗斯希望与美缓和关系,而美国对俄却长期推行遏制和挤压战略。即使特朗普对普京个人有好感,但未来想根本改善美俄关系如同头戴“紧箍咒”、脚铐“铁锁链”,会受到以下“四大制约”。

一是受到美国外交宗旨的制约。美国的外交宗旨是在全世界获得最大利益,确保美国唯一的世界霸主地位。而俄罗斯的外交宗旨是要全面振兴国家,恢复世界大国地位,能与美国平起平坐。美国要领导世界,俄罗斯要平等地共管世界,这一矛盾难以调和。正因为如此,苏联解体后,即使俄罗斯开始走上西方国家所标榜的民主道路,美国还是把俄所倡导建立的欧亚经济联盟,以及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的行为都视为是要恢复苏联时期的势力范围,是挑战美国的唯一世界霸主地位,进而采取全面挤压、遏制和封杀的战略。特朗普决不会颠覆美国传统的外交宗旨,损害美国在世界范围的既得利益。

二是受到美国内敌视俄罗斯的民意制约。据美国权威民调机构盖洛普民调显示,自2012年普京再度出任俄总统以来,63%的受访人表示对俄持负面看法,创下苏联解体以来的新高,其中52%的人将俄视作“敌手”而非“朋友”。特别是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中收回克里米亚后,79%的受访者不喜欢普京,68%的受访者认为俄罗斯不友好或是敌人,49%的受访者认为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对美国构成关键威胁。特朗普上任后,受到美国内这一强势的“轻俄、鄙俄,甚至愤俄”民众情绪的影响,与俄罗斯关系“斗多合少”的态势短时间难以扭转。

三是受到美国国会的制约。面对特朗普好感于普京,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显示出罕见的警惕和团结。7月25日,众议院以419:3压倒性多数通过了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实施新制裁的议案,其中包括一条关键内容,即如果特朗普对制裁俄罗斯条文做出修改,美国国会有权至少30天时间举行听证会,参众两院有能力获得2/3以上的多数票,推翻特朗普的修改案[17]。这就是说,没有国会的同意,总统不能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8月2日,特朗普不得不正式签署了国会通过的对俄制裁法案。这就预示着,特朗普未来对俄罗斯政策将受到这一法案的严格约束。

四是受到“通俄门”的制约。从美国总统大选开始,随着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失利和特朗普的最终获胜,特朗普就惹上了有俄罗斯暗中支持和帮助的传闻。加之俄民众喜欢特朗普上台,俄罗斯方面也曾称,全世界只有他们事先得知特朗普终会获胜,“通俄门”持续发酵一年。至今特朗普的许多亲信因在总统大选时与俄有“联系”而纷纷被赶下台。美特别检察官穆勒领导的团队着手对特朗普进行密集调查[18]。美国国内这一政治气候决定了特朗普若是未来对俄采取友好举措,就会被指是“通俄门”的延续。这将限制特朗普未来改善对俄关系。

 



Օ闫晓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1] 新华网,2016年12月26日。

[2] 新华网,2017年4月13日。

[3] 俄卫星网,2017年10月18日。

[4] 俄卫星网,2017年4月26日。

[5] 俄新社,2017年9月4日。

[6] 俄卫星新闻网,2017年7月18日。

[7] 俄罗斯《独立报》,2017年4月10日。

[8] 俄罗斯《消息报》,2017年4月13日。

[9] 俄新社,2017年7月31日。

[10] 塔斯社,2017年8月3日。

[11] 俄新社,2017年9月3日。

[12] 俄新网,2017年11月15日。

[13] 环球网,2017年10月12日。

[14] 俄罗斯《独立报》,2017年10月26日。

[15] 新华网,2017年3月17日。

[16] 环球网,2017年11月2日。

[17] 环球网,2017年7月27日。

[18] 环球网,2017年9月23日。


创建时间:2020-05-07 11:45